中文版 | English
  • 观点集锦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观点集锦
    赵福全对话黄向东:自主高端化路径共识


    本文来源:凤凰汽车 2014-04-22



    2014年4月20日,北京国际汽车展览会开幕,凤凰汽车作为官方合作媒体对本届北京车展进行全程报道。凤凰汽车与清华大学汽车产业与技术战略研究院院长赵福全共同推出行业策划《赵福全研究院》,希望通过“院长对话院长”来全力剖析自主品牌,直面自主品牌的生存现状。以下为赵福全对话广州集团副总、广汽集团汽车工程研究院院长以及广州汽车技术中心董事长黄向东的访谈实录。


    赵福全:凤凰汽车的各位网友大家好,接下来将进行北京车展《赵福全研究院》高端访谈栏目的第四部分,我们非常荣幸地邀请到广汽集团汽车工程研究院院长黄向东来作客。黄院长请你和网友打个招呼。

    黄向东:大家好,非常荣幸和赵院长及各位网友一起聊天。

    赵福全:中国车展给人的感觉往往是产品展,而我认为真正的车展是技术展、实力展、战略展。技术是企业实力的支柱,一个企业的技术老总几年下来辛辛苦苦,面对车展,既有不安,又有兴奋和期待。作为广汽研发的领军人,黄院长德高望重,既是学者也是企业家,更是我们尊重的老大哥。前一段时间通过汽车报报道我也感受到了广汽自主研发飞跃式的进步,你在这么多年的坚守,带领广汽研发逐步发展的历程中,肯定很过激动,有过感慨,同时也有很多引以为豪的产品。相信你们一定希望更多人了解广汽的品牌、广汽的产品,以及这背后广汽的艰苦奋斗和飞跃进步。作为广汽的技术领军人,请你从行家的角度,为大家解读一下广汽此次参展的阵容。

    黄向东:谢谢赵总的肯定。前段时间广汽的传祺GS5车型获得了“轩辕奖”,由我发表获奖感言。我当时很激动,说这个奖不是奖给广汽的,是奖给中国所有自主品牌汽车的从业者的,因为那次评奖对象是在中国销售的各种中外品牌车型,广汽代表的是中国自主品牌。我们有幸获奖,但是这个奖的背后不仅仅有广汽研发人员、广汽集团同仁们所做出的努力,实际上也包括我们从其它自主品牌主机厂同行中学习到的很多经验。广汽自主起步相对较晚,我们希望能够发挥所谓的后发优势,向先行者学习,这其中也包括起步较早的赵院长带领的团队。这次广汽能脱颖而出,实际上替大家争了一口气。当时排在第二的是长城哈弗H6,也是非常有代表性、做得很好的一款车,而包括大众在内的很多合资品牌车型,都排在我们后面。评委团队是国际化的,我相信绝对公正,这也是反映了广汽各方面共同努力的一个成绩。要说广汽有什么独特的地方,可能因为我们是后发的,所以显著特点就是吸取前人的经验和教训,在起步的时候强调先打好基础。我们采取了一种称为“G-CPMA”的战略,即广汽跨平台、模块化的一个架构战略,强调把基础打好,因此,早期研发投入非常大。做第一款车的时候我们要研究的东西不止是一款车,而是要形成平台化、模块化的架构;这样到第二款车开发的时候,成本投入、开发时间、技术成熟度等各方面都得到了很大改善;到第三款的时候,成本已经是第一款车开发成本的1/3了,确实提高了产品竞争力。我想这可能是我们有特色的地方。此外,我们也利用了广汽集团其它的一些优势,比如从合资伙伴处获得的一些经验。

    赵福全:虽然起步晚,但是加速度大,而且大家已经看到了实实在在的成果,虽然整体的量还没有完全铺开,但已有的这几款产品,已经能够充分显示出你们的进步。那么这次车展上广汽到底以怎样的阵容来展现你们的实力?在技术方面有哪些看点?请黄院长简单介绍一下。

    黄向东:此次广汽集团的展台,除了合资企业产品外,主要是广汽自主品牌各种车型,以及代表我们技术的一些概念车型和技术载体,另外在隔壁展台还有广汽吉奥的产品。在我们自主品牌的展台上有许多新产品,以广汽传祺为例,这一次主推的是两款车型,一款是马上要量产的“GA3S”,实际上是现在已经在售GA3车型的一个兄妹版。虽说是一款新车型,不过变化不会大到大家完全不认识,这款车型添加了许多新的内容,尤其把广汽所谓的“智慧传祺”的主要内容都加进去,以后将成为标配。广汽自主研发的“车载信息终端”具有非常高的技术水平,可以跟目前国内比较知名的车型媲美,功能上只多不少、只好不坏,以GA3S为主要载体展现给大家。

    第二款车是以概念车的名义推出来,叫做“GA6”,GA6车型是我们量产车的一个代号,将在今年11、12月份实现投产,12月份将同广大客户见面的量产车与今天给大家展示的概念车略有一点差别,局部有些不同,其实已经可以看到量产车的绝大部分影子。这也是我们在B级平台上开发的一款全新B级车,大家看到这个车和我们现有的广汽传祺从外观上看完全是另外一个车,内部配置也有许多不同,如搭载的动力总成已经升级到1.8T和2.0T,搭载7速自动变速箱。而这只是其中大家比较容易感受到的差异,还有很多其它方面,包括搭载进去了智慧传祺技术。这款车型与广汽传祺GA5明显不同,体量大一些,整个外观的风格是完全不同的。这是值得大家关注的一款车,我们也对其寄予厚望。我们在GA5上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比如大家非常关心的新车质量评价,GA5获得了很好的成绩(72分),百万车的故障率只有72个,半年产生一个故障的概率为零,这个成绩目前大概只有奔驰、宝马能达到,希望这样的品质能够继续传承到GA6上。

    当然,我们还带来了一些新技术和其它新车,也包括已经拿到目录、正在广州实行新能源汽车示范运行的各种新能源汽车,大家都可以看到。其中我觉得比较有代表性的是一款智能化的新能源概念车,它不仅是一款新能源汽车,而且可以实现无人驾驶,当然这个技术受当前法规等一些因素的限制,不能马上成为量产产品,但可以代表我们对技术的前瞻性研究。

    赵福全:看来是一个非常庞大的阵容,而且有很多相当深层次的技术内涵支撑。刚才谈到了无人驾驶,前一段时间无人驾驶一公布,外界反应巨大,股票市场也有实实在在的反应,刚才几位院长也都提及这是相当重要的方向,首先我们从技术角度来讨论一下,广汽如何看无人驾驶?在你们的整个技术路线图中,它处在一个什么样的位置?你觉得投入市场的时间表大致会是什么样一种状态?现在开发的重点又在哪里?

    黄向东:我认为目前我们还不具备预测产品进入市场时间的必要条件,因为它不仅仅是一个技术问题,而是一个汽车驾驶方式、运行方式以及法律相关的问题,一个无人驾驶汽车万一撞到人,发生交通事故是谁的责任,现在的法律无法做出回应,这是全球性的挑战。就像基因技术已经有了,但在人身上使用是否涉及到道德问题呢?因此这一方面我说不好,但是这个技术可以不断溢出,为现在汽车的智能化提供新的源源不断的技术支撑。智能化技术不断提高是非常现实的,比如说自动泊车,这里面涉及到的关键技术至少有这么几点,一个是相关的传感器技术,我们现在所用的传感器如雷达系统、360度扫描属于激光雷达,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别的系统,至少像雷达系统的传感器目前价格不菲,当然与当前应用量比较小有关系,推广不开就贵,这是一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

    另外,其它方面如整个控制策略的问题,虽然我们的车有了较好的自动驾驶能力,但还只是在以汽车为主的高速公路上行驶,而在大量行人的城市道路上行驶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情形。我们都在进行这方面的研究,能实现一定功能,在实验室测试可以通过,但不敢保证在马路上跑就真的不发生任何问题,这也需要到了一定程度才能把握。

    赵福全:听完之后我也很受启发,无人驾驶可能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但即使我们尚不能实现充分的无人驾驶,在这过程中每一次进步也都会推动其它相关技术的进步,这些技术的进步会让汽车更聪明,使汽车比原来的性能更优越,进而反过来使无人驾驶技术更成熟,最终有一天无人驾驶就会全天候的实现,在这个过程中新技术的应用本身就是汽车技术进步一个很重要的催化剂。

    黄向东:没错。

    赵福全:这个观点非常重要。我们并不是单纯为了终级目标,而是借助这个过程中的技术进步把车做得更好,通过日新月异、日积月累最后实现由量变到质变,否则大家会觉得广汽仅仅是推出一个自动驾驶的概念而已。这就是“院长访谈”栏目深层次的意义所在,否则大家可能就不能真正理解,怀疑是不是要放卫星?实际上我们最终要放卫星,但在这个过程中也要放高炮。

    另外一点,难得有机会跟黄院长这么深入交流,原来大家对广汽的理解是广汽丰田、广汽本田占足了风头,自主品牌传祺也在卖,但没有形成很大的市场影响力。上次参加活动,走进广汽后我很震惊,广汽在研发上的投入、整个生产的管理,以及袁董事长、吴总的理想激情、做自主的心酸和取得成绩的自豪,所有这些都超乎了我的想象。你能不能花两分钟时间跟网友讲讲广汽现在研发的规模、重点、能力以及未来的战略,我相信大家肯定翘首以待。

    黄向东:广汽研究院的发展历史不是很长,能取得今天的成绩实属不易。广汽目前有几个不同的基地,最主要的基地占地30万平方米,是一个非常现代化的工业园区,里面建设有现代化建筑和配备先进装备;有一大批各种专业、各种层次的研发人员在里面工作,开发出各种适用的产品以及对相关先导性的技术。这样进行研究的一群人,大家都怀着梦想在那里工作。我自己说优秀可能有点过分,引用一个官方数据说明,我国每年都会对国家级技术中心进行评价,全国加在一起有883个,评价体系包括研发投入、成果和人员水平等,得分60分以下就淘汰,60分到70分警告,70分以上属于良好,90分以上是优秀,评价前5%的是优秀。在全国883个技术中心中广汽研究院排在第17位,也就是前2%。

    赵福全:这个数据非常有说服力,这不是汽车行业自己评,而是一个全国性的评价。

    黄向东:这可能是一个方面,当然需要大量投入。与此同时,我想介绍一下广汽的发展规划,借用今天上午张董事长的话,广汽目前的目标虽然不算很高,但很踏实,即要实现所谓的三足鼎立,也就是日系、欧美系、自主齐头并进。

    广汽去年实现了双百上千、实现了百万辆的超越,广汽集团未来的发展目标也要达到300、400万产销的水平,所以自主品牌至少要超过百万辆,这是我们的目标。中国整个汽车市场格局实现了自主品牌三分天下,但最近一小段时间有所退步,我们希望第一步做到三足鼎立,然后做到半边天。今天有人问广汽开发了多少东西,这是由广汽大自主发展的整体需要来决定的(包括广汽吉奥)。我算了一下,未来5年里我们各种车型的开发可能要超过50款以上,5年完成,这个任务量非常重。当然这也需要销量来支撑,如果没有量或很小量,就很难有那么多款车型。

    赵福全:请黄院长再从人员规模、设备能力这两方面花两分钟给大家介绍一下研究院。

    黄向东:我们采用的是广汽集团的研发体系,广汽研究院并不是广汽集团研发体系的全部,而是广汽集团研发体系的枢纽与核心。我们是分布式的,整个广汽集团研发体系目前大概有4000人,其中在广汽研究院里面大概有1500人这样一个规模。当然我觉得这还不够,按照刚才所说的任务量和需求而言,这远远不足,研发人员还需要再翻倍。

    赵福全:现在广汽的造型、底盘、电子电器这些能力都很强了。

    黄向东:其实硬件的能力,只要有钱、舍得投入,就现有条件都可以实现,所以不觉得特别值得炫耀。我现在特别自豪的是拥有了一支精英式的、能打胜仗的团队,这个团队正在不断发展,越来越稳固,拥有一批领军人才,其中有中国人有外国人,也有像赵院长这样的海归。我觉得一个好的研发团队,需要有一个好的中间层支撑,有一批好的骨干来带动大家做事,这点非常重要。我一直很重视团队建设,如果没有一支稳固的团队,工作就做不好。目前广汽研究院的研发人员很稳固,只加不减,不愿意跳槽。

    赵福全:刚才你谈到硬件有钱就能买,不值得炫耀,实际上这代表了广汽集团对自主研发的投入。投入需要有决心,钱可以建工厂,也可以买车型、买技术,但为什么仍投入这么多前来自己做呢?这就是做自主的决心和承诺,同时也是一种真实存在的力度,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是很了不起的,也能看到未来的希望。你是行业里的老大哥,在中国做研发很早,领导这么大的团队,要支撑百万辆的销量,技术以外,质量、成本等各方沟通协调都需要你,承担很多责任,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在支撑你?请你谈谈自己的心境。我想这个问题不仅代表你自己,也代表着很多人,至少代表你背后的1500、1600名研发人员。

    黄向东:我一直怀揣着一个汽车梦,我也是海归,80年代初期出国,大概在国外做了6年多以后回来。当时广东搞了一个熊猫汽车城,对我的吸引力很大,我回来就跑到汽车城,清华汽车系的一位老教授在那里当总工,他劝我千万别来,说这个地方要倒了。后来到华南理工大学一边工作一边观察,看着汽车城真的慢慢倒掉。在这个过程中,我跟广汽结缘,主要提供技术方面的咨询意见;但我还是没有去广汽,因为当时广汽没有搞自主,我觉得去了难免浪费,直到后来广汽决定搞自主,我还在犹豫的时候,广汽领导和我们院长商量着让我过去,就这样我加入了广汽。广汽是下定决心要做自主品牌,我去广汽的目标就是要发展自主品牌,有了如此具体的任务,我于2004年到广汽工作。虽然以前跟广汽有非常好的关系,但那时候没有成为它的员工,是因为觉得如果不能亲手开发自主品牌的汽车,用强大竞争力的产品打败国际品牌,我的梦就没算圆。想圆这个梦也要有平台,广汽给了我这样一个平台。

    我非常感激广汽给我这个平台,使我有机会施展自己。为了实现梦想我就带着一伙人开始做,我们从最初的15个人团队慢慢发展过来,后来到真正开始做项目时也不过两三百人,非常之少。但大家的心非常齐,承担了很多海内外的任务,虽然总的兵力不足,但高素质人才也不少。我相信赵院长回国也是有这样一个梦,一直到现在很多年轻人也抱着同样的梦想加入我们。有时候我跟负责招聘的同事说,一个人是不是优秀高校毕业、是不是学习成绩拔尖,这些都是次要的,我们在选人用人的时候,一定要选怀揣梦想的人,也就是说他有热心想做这件事情,而不是一个单纯来寻工作岗位的人。也正是因为这样,我们逐渐拥有了精兵强将。不敢说我的团队很大,但确实是一支能打仗的队伍,当然我也希望进一步壮大。

    赵福全:实际上到自主品牌工作,仅仅靠待遇是留不住人的。很多人跟你一样有一个做自主汽车的梦想,这样即使同样的待遇甚至条件差一点,大家也还会选择实现自己的梦想。当然也要保证大家的良好生活。

    黄向东:这是先决条件,我们的收入不见得很差,甚至可以说还不错。

    赵福全:但是同样条件,在广汽有实现梦想的更大机会,或许圆梦的结果不重要,圆梦的过程可能更有意义。上次我在一个场合提到做自主研发是辛苦的,做到一定程度就有成就感和自信,这是在合资企业里达不到的境界。在自主品牌做,职业生涯几乎是没有天花板的,在合资企业可能即使做到很高的层级,也不能做战略决策。从这个层面来讲,在从这个层面来讲,我觉得在自主品牌一线辛苦打拼所获得的成就感,是在外资、合资企业体会不到的。另外你谈到的这些让我有很多感触,很多人可能并不知道你是老海归,因为我们常把海归聚集到某几个人,实际上很多人很早就回来了。中国需要更多有识之士,无论国外海归还是国内同业者,我们都有一个梦想,希望这个产业在大家共同努力下不断进步,这里面也需要一种包容。刚刚我跟长安刘波院长聊,虽然他不是海归,但他手下有六七十个海归,团队融洽超出想象,我们最终依靠的不是某一个人有多强,而是团队的整体力量。华晨的邢如飞院长也曾说过一个团队的力量靠着某一个人是不够的。我觉得像长安原来的研究院院长朱华荣,执掌研发期间业绩很好,后来就升任党委书记了,这也是我们研发老总们引以为豪的。

    黄院长,我们再换个话题,如今技术的进步日新月异,而我国自主品牌的基础很差,品牌附加值又不高,很难通过在市场上的高利润来贴补大量的研发投入;可是不投入又不行,消费者不认为自主品牌可以少几项技术,毕竟人家辛辛苦苦攒钱买汽车,当然要买好的,这就逼着我们攻关技术,来做更有竞争力的产品。我们暂且抛开管理、供应商、品牌等问题,仅从技术角度来看,你认为我们应该如何在众多技术中进行取舍?你是如何来平衡的?自主品牌未来的10年应该在哪些方面更下功夫?

    黄向东:我觉得还是要抓关键核心技术,另外选择什么样的发展技术路线也很重要。

    赵福全:这些技术到底是什么?

    黄向东:我们最近几年着力发展发动机技术,希望至少跟得上当前国际先进技术水平。我们现在开发的一些新型小型发动机的某些性能指标,如升功率可以做到98千瓦,并且可以在量产产品上实现。可能有人认为不过就是动力大,油耗肯定也高。实际上我们开发的GS系列发动机的油耗水平,能达到很先进指标。如果整车装载我们的新型发动机,常规运行情况下油耗水平可以达到一个很不错的指标,其实我们以前用过的发动机也不错,但还没有达到特别先进的水平。所以刚才提到的GA6就要采用新型发动机,使得发动机技术不再落后于人。

    从技术路线上看,前面也略微提到过我们采取的是广汽跨平台模块化架构的技术路线。过去在开发的时候,别人问要用什么汽车平台,我一开始的想法就是要打破平台理念,一定要采用跨平台实现较高的共享率,通俗讲就是不会一个车一个规格、每个车上的东西都不一样。

    举一个简单例子,假如说一个车有5000个零件,这5000个零件是B车的,如果A车也是5000个零件,而B车5000个零件中有3000个和A车共享,就不一样了。首先规格少了,可以把每一个关键件都做得更好,如此形成的各种各样车型虽是千变万化,但在相同的规模下,却第一保证了质量,第二降低了成本,第三缩短了上市时间和开发投入。

    再举个外国例子,丰田汽车曾在美国吃了大亏要大量召回。现在丰田提出了一个叫做TGNA的全新全球平台概念,未来从A0级的睿智、A级的卡罗拉,到B级的凯美瑞,甚至汉兰达,这些不同级别、类型的车型计划在2015年以后都在这个架构上出来,架构覆盖范围从A0到C。其实丰田也是在向另外一家国际领先汽车公司大众学习,这样做可以规避曾经出现的很多问题。我们一起步就采用这种办法,目前已初见成效,这就是我们的技术路线。

    赵福全:我认为你刚才提到的模块化、平台化非常重要,也回击了一些人的疑议,认为自主品牌应该主抓一个产品,花大精力做平台、搞模块化是不对的。实际上平台化和模块化的核心就是要努力实现技术和零部件的通用化,以此来缩短开发时间、减少投资成本、同时质量更容易受控,形成规模效应。我个人理解这是在为企业的未来负责,如果这块地今天种一个瓜,那块地明天栽一个桃,最后肯定成不了一片园林。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个人认为我们应该坚定不移地走平台模块化、零部件通用这条道路。

    由于时间关系,最后我再问一个问题。现在我们有很多东西要做,自己的能力又有限,国外企业之间的合作很多,比如日系和德系企业的合作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我一直在说中国自主品牌企业需要抱团取暖,究竟我国自主品牌之间能不能做一些共享?这也是我今天第一次提这个问题,因为知道奇瑞和广汽也在探讨合作,当然对此也有各种各样的意见。并不需要你介绍奇瑞和广汽到底共享多少技术,仅从多年从业经验来看,请你谈一下个人见解?

    黄向东:其实我非常赞同自主品牌之间抱团取暖,也曾在很多场合包括在中国汽车行业讨论会上经常说大家应该抱团,在某些事情上达成合作。我们最大的竞争对手不是相互之间,而是国际巨头,这是由大格局所决定的。关于我们和奇瑞之间的合作大家也比较了解,至少知道双反都在积极推动,而且事实上我们也确实已经做了一些事情,包括前面一些推进工作的总结以及对未来进一步合作的具体布置。我觉得不只是广汽和奇瑞之间,所有自主品牌之间都应是一种“竞合关系”,有竞争、更有合作。目前我们最主要的竞争对手来自于合资品牌,他们有很多办法压倒我们,所以自主品牌抱团合作势在必行,我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的资助企业做出这种选择。自主品牌企业间的合作会越做越好,可以使大家双赢,也可增强对外界的抵抗能力。

    赵福全:尤其在技术上,因为技术涉及的面太广,有单项更有之间的组合,我们这些后起之秀的企业要想一夜之间将所有事情都做到,一是资金、二是能力,三是市场规模都很难支撑。而如果每个企业都拿出一块来共享,情况就完全不同了。我相信黄院长应该有很深的感受,因为我们确实什么都需要,什么都该干,但又不可能什么都自己干。

    黄向东:所以要分工合作。

    赵福全:时间过得很快,非常感谢黄院长受邀参加此次访谈。之前我身在企业,不方便评论其它企业,而现在作为一个学者,同时兼有对企业的情感和了解,我觉得自己是很有发言权的。我认为,自主品牌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过去这几年里传祺创造的神话就是最突出的体现。广汽当前的成绩既体现了站在巨人肩膀上所取得的优势,也体现了广汽的智慧。当然,核心问题是如何赢得明天,所谓打江山难、守江山更难,我认为这对广汽来说是必须面对的挑战。我也想从这个角度谈谈我的个人看法:我认为成绩显著证明过去做的是正确的,但这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广汽应该不遗余力地坚持做自主,这是广汽的未来,也是广汽的希望。而且不仅仅是广汽,当广汽得到“轩辕奖”时,你们是在为中国自主品牌做出贡献。未来广汽真正要实现的是把自主品牌传祺做到很高的境界,这是广汽人的梦想,也是中国自主品牌的希望。老院长、老朋友、我们尊敬的老大哥,再次感谢你的参与,和大家分享了这么多真知灼见。最后请你和凤凰的车友们再说几句。

    黄向东:完全赞同赵院长所言,都说到了我的心里面了。各位网友朋友,希望大家有机会到广汽参观、指导,多提意见,我们广汽研究院开展了企业开放日和一些其它活动,随时欢迎大家来参加和交流。今天很高兴能够有机会和大家交流,希望可以在网上得到大家的反馈,非常感谢!


    【下载】

     
     上一篇:赵福全对话陈安宁:探寻奇瑞转型背后
     下一篇:赵福全对话刘波:顶层设计的探索与重塑
     
    清华大学( 车辆与运载学院)版权所有 Copyright @ TASRI · 2015 ·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备08004127号
  • TASRI微信二维码
  • TASRI_qrcode.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