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版 | English
  • 观点集锦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观点集锦
    赵福全对话陈安宁:探寻奇瑞转型背后


    本文来源:凤凰汽车 2014-04-21


    2014年4月20日,北京国际汽车展览会开幕,凤凰汽车作为官方合作媒体对本届北京车展进行全程报道。凤凰汽车与清华大学汽车产业与技术战略研究院院长赵福全共同推出行业策划《赵福全研究院》,希望通过“院长对话院长”来全力剖析自主品牌,直面自主品牌的生存现状。以下为赵福全对话奇瑞汽车副总经理、奇瑞捷豹路虎董事长、汽车工程研究总院院长陈安宁的访谈实录。


    赵福全:凤凰汽车的网友朋友们,大家下午好,欢迎大家来到北京车展《赵福全研究院》,现在进入最后一场访谈,我们非常荣幸地邀请到奇瑞汽车副总经理、奇瑞捷豹路虎董事长、汽车工程研究总院院长陈安宁,请陈院长跟网友们打个招呼。

    陈安宁:谢谢赵院长,凤凰网的网友们大家好。

    赵福全:我一直认为车展实际上是展示企业的战略、实力、技术,而不是简简单单展示产品,我们中国的车展更多的是在展示产品,国外的车展上大家更关注企业的未来在哪儿,有什么核心技术,也是对企业技术老大CTO的检验,最主要的还是要对技术进步进行一个汇报和展示。作为奇瑞汽车技术的领军人,想必你既有压力、更有期待,同时也有无限的畅想,陈院长可以利用这个机会,首先跟大家介绍一下这次奇瑞参展的阵容以及奇瑞汽车推出了哪些特殊展品。你希望凤凰汽车的网友们,还有其他来看车展的观众们关注什么。过去这几年奇瑞的进步非常之大,前一段时间利用走进奇瑞的机会,我感受到奇瑞的产品在质量、性能、造型等方方面面都有了质的飞跃,这与陈院长带领的研发团队夜以继日的努力密不可分,从市场表现来看也得到了消费者的认可。从这个角度来说,我相信这次也是向消费者展示一个全新奇瑞的契机,请你和大家介绍一下。

    陈安宁:对于赵福全院长的访谈,我在这儿就不过多做企业推广了,简单描述一下奇瑞参加车展的思路以及我们希望分享和介绍的内容。

    首先,我们确实带来了非常亮丽和有着前卫技术的概念车和产品,但我也完全同意刚才赵总说的,我们的目的并不是简单请媒体来拍两张漂亮图片在网上发表,而是希望大家看到奇瑞的变化。经过一段时间的摸索,大概从2010年开始,奇瑞下决心转型,这个转型不仅仅针对奇瑞自身情况,而且基于对中国汽车产业的判断。转型的方法就是“聚焦”,聚焦于技术、品质、品牌,其实不仅是自主品牌,任何品牌都如此,没有技术、没有品质、没有品牌就无法生存。

    但过去20年中国汽车产业的快速发展创造了一个假象,似乎有很多捷径可走,技术可以很快得到,品质不那么严肃,品牌也可以快速地提升。但是当市场竞争日趋激烈的今天,唯一的出路就是一定要有技术底气,一定要有品质,然后才有品牌,如果这三者没有达成良性组合,一个企业基本上是没有竞争力的,这就是我们过去几年一直在做的事情——聚焦技术、品质以及品牌提升,以国际标准作为我们的唯一标准。我们的方法就是正向开发体系,是结合奇瑞的特点做相当程度的整合和创新,但这个思路和原理并不是奇瑞创造的,是国际汽车产业经过上百年,或者更广泛地说是工业革命以来几百年积累认识到的行业经验。正向开发体系意味着一定要聚焦于市场的需求和发展,不要闭门造车,如果看到哪款车好就造一款,最终结果可能有市场,也有可能没市场。我们一定要细分市场和客户需求,提前几年来为客户打造会喜欢的产品,这个过程总结起来就是正向开发体系。

    第二层级是不但要做对,还要有竞争力。竞争力不仅是说有靓丽的颜色、有几缸的发动机,更不只是配置比别人多,而是产品的内涵和魅力。产品的内涵和魅力决定客户是否把你的产品当作他的生活伙伴,而不是一件随时可以换掉的衣服,我们把前者称之为好产品,如果不做好产品而只追随别人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所以我们简单总结为用正向开发体系做对、做好产品,做对、做好就意味着技术和品质都是优秀的。除了正向开发体系,我们还按照这个格局和构架专门安排了一批专家,组成所谓专业队(有人也称为“梦之队”),组织这样一批世界级的专家来为做对、做好产品把关。2012年北京车展期间这个体系才建立起来,而当奇瑞的TX概念车第一次在日内瓦发布后,我们得了一个世界级的奖,这是我们正向研发体系的第一个初步成果。

    去年上海车展我们带来了两款概念车,这两款车从技术角度来看虽只是阶段性进步,却展示了在正向体系下我们所做的和过去所做的几乎有本质区别,专家反馈是这样,市场反馈亦如此。取得的效果很明显,因此我们在去年年底以来得了很多的奖项,这是我们阶段性的成绩。

    此外,去年我们介绍了品牌和产品之间的关系,即“一个品牌,聚焦产品”。聚焦到什么程度,即在核心细分市场里做出一到两款产品,按国际标准可以和合资品牌直接竞争的产品,这是我们的“聚焦”,我们的规划也是按照这个聚焦来展开的。举个例子,我们会做出SUV和轿车中一到两款最有竞争力的产品,去年出了两款,车展期间又推出了轿车和SUV,这也是细分市场比较大的地方。这两款产品我们是真正从原点做起,大家会看到这两款产品的魅力和影响力,单从技术角度来看,这两款产品的技术水平、性能均已超过去年的车型。我们还想展示整体框架下两款非常靓丽的概念车,一款叫做瑞虎3,此款车承接卖了9年、已有60多万用户的老瑞虎车型。瑞虎3在承接原有优点的同时,在正向开发体系下获得了品质的全面提升,并与瑞虎5相互呼应。瑞虎3说明了在正向体系下的开发结果完全不一样,比如油耗,同样的双VVT发动机、同样的CVT,在动力、加速提升10%的情况下,瑞虎3的油耗反降低了15%,这就是正向体系的力量。发动机你可以做得很专业,但不做好匹配,驾驶性感觉也不会好,我们解决的就是这种问题,所以在加速性能更好的情况下百公里油耗仅6.7L,我认为这样的SUV在使用1.6L发动机的前提下,已经达到了行业领先水平。

    技术上我们在去年介绍了R19技术平台,去年出技术,今年出产品,在瑞虎3上匹配,客户可以买到。我们也致力于娱乐系统的开发,技术上和现在合资在中国市场卖的技术框架完全一样。所以要说亮点也就是整体的一个体系,一个完全有规划、有规则往前发展的思路,一年一年的进步。

    赵福全:非常好,刚才你谈的不仅仅是这次车展展示什么,更展示了奇瑞下决心转型的战略思路和实实在在的战术行动。我感触最深的是我们必须遵循汽车产业的一些规律,比如说正向开发能够真正形成产品的核心竞争力,而不是因为外国人做的我们就一定跟着做,因为这是按照规则、按照水平做事。此外你谈到我们首先得做对,再将内容做好,我也很认同,做对只是划个勾,你有我也有,但是为什么消费者一定要买你的产品?做好便清晰解答了其中的关键。同时你也谈到了油耗指标可能是要比竞争对手好很多。

    现在我们进入下一个话题,不管怎么说,支撑企业核心竞争力的还是产品技术含量,而这其中很重要的一块就是动力总成。动力总成面临着诸多选择,包括产品种类、技术路线的选取以及最后消费者的成本接受能力等,而且我们还有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品牌溢价力弱。作为技术专家,请陈院长介绍一下奇瑞在未来5年甚至10年之内整个核心的动力总成,从传统到新能源方面的发展思路,以及为满足2020年百公里的5升油耗限值需要有哪些战略储备?

    陈安宁:首先我认为在中国汽车产业战略中,减少油耗、排放的发展方向非常必要,是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有些企业认为要求这么严格做不到,我们暂且不谈能否做到,从油耗角度来说,现在国家制订的方向性目标是完全有必要的。

    从动力总成技术来看,奇瑞过去多年来平均油耗一直处于领先地位,主要有两个原因造成我们目前有一定的相对优势,并不是说现在做得最好,只是相对有一定优势。一方面过去奇瑞的新车型中小型车相对较多,油耗自然少一点;另一方面,大家也知道奇瑞从2000年就开始投资做发动机,在自主品牌里是很早的,所以相对来说有了一些能力和技术的积累。至于刚才赵院长所提及的是否有战略储备,我觉得是有了,而且还在不断成熟。比如刚才讲正向开发体系也提到,有发动机是一方面,有变速箱是一方面,两个放在一起真正把潜力完全发挥出来则更重要,我们的正向研发体系将使技术越来越成熟、效率会越来越高,当然仅仅这样并一定能彻底解决今后油耗要求的问题。

    未来我觉得有两个方向要做,第一是在传统动力技术下最大化地优化效率,这需要通过很多措施实现,有些国际上已经开始实施,有些还仅是一个理念,没有真正落地。我们能够先实施的,如轻量化,在国际上有一些企业不愿意做,中国企业有一些办法先于他们做成。第二就是替代产品,现在大家知道没有一个金钥匙可以决定押宝哪种动力技术好,全世界研究了20年也没有找到,目前看来能源的多元化、交通方式的多元化一定是今后的趋势,这个多元化包括轻量化、混合动力,也包括替代燃料。

    赵福全:从奇瑞的战略思考来看,你能不能和大家分享一下传统的发动机、柴油机、混合动力以及所谓的纯电动的大致的时间表或者相对侧重点?

    陈安宁:我们现在有一个实际的技术规划,规划内容从现在到2020年,实际做到了2025年,包括几个主要的规划。全面优化传统技术以及插电混合动力是我们现在大力开发的,我今天预先做点宣传,在实现之后,预计插电混合动力技术和效率会比普瑞斯高一个水平。我们可以找到一个关键点,在这个点下电动车的模式是大家能够接受的,也是最有效的,这个点在我们产品宣传之前和技术完全宣传之前,只能点到为止,不做详细阐述。这确实是一个挑战,但是我认为这个挑战对奇瑞来说其实是恰到好处,但对很多企业来说就是巨大的挑战,他们可能永远达不到。

    赵福全:信心还是很足的。

    陈安宁:我们认为可以做到。

    赵福全:但是谈到动力总成,变速箱既有传统动力总成需要,同时还有围绕新能源的搭载,所谓机电一体化混合装置就变得非常重要。我觉得,大家太低估变速箱在新能源中的重要性了。所以我就想与陈院长交流一下,奇瑞在AMT上下了不少功夫,产品也已经在量产,那么从变速箱角度,这种动力装置,包括在未来新能源中所起的作用,能不能跟大家分享一下?

    陈安宁:我先说传统,思路大致是这样的,我们下一代的变速箱都要有搭载混合动力的能力,最简单的就是现在就在规划中就做进去,就像发动机一样。此外,我们认为现在变速箱也一样,要有不同的8AT、9AT、CVT等。

    赵福全:挑战你作为技术领军人从系统角度来思考问题。

    陈安宁:从某一角度来说是多元化的方式,根据不同车型,不同大小解决最有效的技术,如9AT放在一个A0级车上显然不是最合适的,把CVT放在一个大扭矩的条件下也不是最合适的,所以我们过去花了两年时间把这个数据做好,我们知道做什么,哪些跟别人合作做,哪些是自己做,这一点比较清楚,同时我们的变速箱都要有混合动力以及电动混合的能力。

    赵福全:DCT在整个大规划里面起到什么作用?

    陈安宁:重要作用,你肯定想知道一个量化的,我认为有30%的权重,这还是比较重要的。

    赵福全:由于时间关系,我想问你最后一个问题,奇瑞做到今天很不容易,也经历了很多挑战,现在又有一些得天独厚的条件,观致在市场上的地位正逐渐得到确认。你是奇瑞的副总经理,同时又担任着合资企业奇瑞捷豹陆虎的董事长,奇瑞作为自主品牌领头羊,现在又有了新的自主品牌诞生,又加上了一个合资板块,从技术角度该如何发挥协同效应呢?刚才我跟广汽的黄院长也谈到,自主品牌需要抱团取暖,你的合资和别的状态不一样,起步也不一样,那么是否已把这些作为顶层设计考虑到了呢?这个问题能不能花几分钟分享一下,背后的这种战略思考、实施的难度以及你期待实现的方向。

    陈安宁:先简单回答赵院长的问题,100%是考虑到了,100%也规划到了。当然有一些技术内容现在不便详细分享,总体来说完全是相辅相成的,但是相对灵活。所谓灵活就是根据业务需要,捷豹陆虎有一些技术虽然很好,但我们的客户不一定来买,也不一定最有效。

    赵福全:便宜也是好。

    陈安宁:首先我们的定位不同,捷豹、陆虎的要求跟我们的客户要求完全不一样,如果机械性地把它们的技术放在自主品牌上肯定不合适,但是我们和观致的合作更紧密,捷豹、陆虎则是开放性的协同。我过去也介入过其它合资企业和外资企业的操作,根据我的经验和观察,奇瑞和观致、捷豹陆虎之间的合作属于开放性、协作性的方式,因为即使同一个母公司,子公司的很多经验也会分得很清楚,这取决于刚才赵院长所讲的顶层设计和高层的战略高度。

    赵福全:大家的目的是想把企业做好,而不是简简单单考虑自己的一点点私利或者争权。

    陈安宁:高层很关键。

    赵福全:时间过得很快,感谢陈院长的参与。奇瑞曾经是自主品牌的明星,现在大家也寄予厚望,尽管这个过程中企业会面临新的挑战,但是看到瑞虎5在市场上竞争力的再现以及听完陈院长的介绍,我个人认为奇瑞的战略和顶层设计是清晰的,接下来就是一点点落地了。我们应该坚定决心,中国市场有足够的容量能让我们争取更大的成绩。我希望看到奇瑞充满正能量,攀登更高的高峰;也希望在奇瑞这种传统上偏“土”的氛围中,像陈安宁院长这种有很强海外背景的海归,能够在奇瑞发展壮大的过程中贡献更大的力量,最终实现企业产业的壮大,这也是所有中国人的梦想。再次感谢陈安宁院长的参与。

    赵福全:第一期《赵福全研究院》高端访谈栏目到此圆满结束。车展在展示产品的过程中,更主要反映的是技术,传递的是企业战略,让消费者、让市场感受到企业的信心。实际上技术老总在这里面承载着重要的责任和使命。我认为五大汽车研究院院长齐聚凤凰网,分别参与这种对话本身就是一个创举,也是一种有益的尝试。希望通过这个平台,让所有关心自主品牌、关爱自主品牌、对自主品牌恨铁不成钢的人,都能对自主品牌技术研发人员为企业做出的巨大投入、全身心的奋斗给予更高的认识。实际上他们真的很努力,而且也很辛苦,但是他们痛并快乐着,正是因为有今天的这种苦才能迎来明天的甜。不管怎么说,中国这么大的市场不应该没有自主品牌胜出。未来只要大家努力,相信自主品牌一定可以无限风光在险峰!谢谢大家!


    【下载】

     
     上一篇:赵福全:我们应该怎么放开
     下一篇:赵福全对话黄向东:自主高端化路径共识
     
    清华大学(汽车系)汽车产业与技术战略研究院版权所有 Copyright @ TASRI · 2015 ·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备08004127号
  • TASRI微信二维码
  • TASRI_qrcode.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