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版 | English
  • 观点集锦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观点集锦
    赵福全:汽车生态需由多方参与建设,单个企业很难成功

    移动互联网、人工智能、物联网、云计算、先进机器人、自动化交通工具、能源存储技术、3D打印、先进材料、非常规油气勘探开采、可再生能源、下一代基因组技术。这是2013年5月麦肯锡公布的未来将引领生活、商业和全球经济变革的12项颠覆性技术。麦肯锡认为,到2025年,这些技术每年将产生14至33万亿美元的经济效益。

    清华大学汽车产业与技术战略研究院院长、世界汽车工程师学会联合会(FISITA)主席赵福全对这12项颠覆性技术做了分类。他认为,这12项技术中有9项和汽车直接相关,2项和汽车间接相关,而以这些技术为标志的新一轮科技革命将彻底改变汽车,并通过汽车改变整个人类社会。

    11月7日,在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的全球汽车产业发展趋势论坛上,赵福全发表主题为《汽车产业变革与中国机遇》的演讲,谈到了他对这次汽车产业革命的理解。

    能源、交通、信息是人类社会历次发生重大变革的驱动力,而如今这三者的改变同时作用在汽车产业。汽车已经不是简单的代步工具,而是一个打通物流、人流、信息流的载体,成为我们发展智能化城市、进入智慧化社会的一个核心。 

    能源革命、互联革命以及智能革命这三大革命引发汽车文明的重新定义,并给汽车产业带来六大革命性变化:从信息孤岛变成智能终端,从人驾驶车变成自动驾驶,从耗能机械变成移动储能装置,从拥有使用变成共享使用,从汽车制造变成汽车智造,从移动工具变成交通服务。 

    image.png  

    汽车产业价值链正发生颠覆性改变,互联和数据成为未来竞争核心要素,围绕着汽车全产业链大数据的打通和价值挖掘是核心。

    “围绕着扩大智能技术赋能是我们传统车企过去不擅长的,也不习惯的能力。”但赵福全认为,这些恰恰是未来让汽车腾飞的关键所在。

     生态

    image.png

    在巨大变革的推动下,汽车产业将呈现出一个全新的生态,将呈现出多方参与、竞争合作的智能汽车产业格局,其中不乏有传统汽车产业,还有基础设施提供商、提供硬软件的高科技公司、运营商、服务商等各种力量。

    说到生态,赵福全认为,生态不是任何一个企业能做得到的,也不是一个企业能解决得了的。这正是很多人讲生态,却最终落不了地的原因所在。现在的汽车产业,就是处在一种“听起来热闹,看起来很乱,做起来很难”的状态。

    赵福全提出,“未来产业发展一定是技术+产业+生态+资本”。万物互联催生产业生态,虽然企业无法拥有,但是一定要参与建设。“凡是以大生态建设作为商业模式的企业很难成功”。

    赵福全认为,生态最大的拥有者是政府。政府拥有所有的资源,但并不一定做所有的事情,而是要成为整个生态的策划者和布局者。

    赵福全提出了发展智能网联汽车的“1+1+1”模式,即汽车+信息/科技+政府。发展智能网联汽车,这三方力量缺一不可,同时也需要三者有效分工协作、有效集成,最终才能实现合作共赢。

     image.png

    在这个合作模式里,新旧整零车企起主导作用。很多新造车企业也在其中,带来了一些新能力、新思想、新资本,但做的事“只换汤没换药”。

    要进入智能互联,同样需要很多信息产业和科技公司的能力。“车企可以拓展业务,但是造好车仍是前提;高科技企业可以参与汽车的智能化,但是绝对不能造车。”双方一定要合作分工。

    另外,汽车产业革命离不开基础设施、平台搭建、政策标准等,政府在其中应起到重要作用。未来的基础设施绝对不是简单的硬件建设,数字化及智能化的软环境将变得重要起来。

    发展智能网联汽车,不同于欧美偏向的单车智能,中国应发展车路协同智能。赵福全认为,未来人+车+环境的智能化协同将是我们最大的优势。

    产业生态重塑需要大的产业平台。“这个产业平台绝对不是现在的BAT能做的,因为它们是互联网的平台,而未来产业平台一定是基于物联网的平台,一定会形成汽车产业特色的BAT。”

    3.0看中国

    image.png 

    汽车产业进入3.0时代,呈现出产业生态化、企业服务化的特征,形成多个产业发展汽车的生态圈。

    纵观历次汽车产业变革,1.0时代的主角国家是德国,2.0时代是美国,后续日本、韩国也相继崛起,而3.0时代,很有可能就是中国。中国应该从国家战略的高度,抓紧布局汽车产业生态建设,利用体制优势,快速完成产业生态布局,这将是我们这次科技革命最大的机遇,也是我们能否抓住这次机遇的根本保证。

    但这个机会我们能不能抓住?赵福全提出了自己的思考和建议。

    首先,这次变革是革命性的,表面改变的是汽车产业,牵连的是多个产业,影响的是整个社会,带来的变化是历史性的,广泛的,而且是深远的。

    新一轮科技革命+产业革命的综合作用的结果就是改写人类的发展史,汽车将是一个主要的落脚点。

    这次汽车产业变革涉及多个产业、多个领域,包括能源转型、智能制造、数字化社会、人工智能、交通体系……城市、生活、社会因此而发生巨变。

    赵福全认为,在这种趋势面前,如果国家不采取行动,企业不顺势而为,个人不因此而调整,最终将错过这次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

    其二,对于中国来说,本次产业变革既能解决我们整个社会面临的诸多问题,如制造升级、交通拥堵、环境问题、城市规划等,更会因为我们前瞻性的战略布局而带动多个领域快速进步,并实现引领。

    因为量、汽车产业、信息产业以及体制等优势,中国具有抢占这次革命的基础。

    其三,本次变革只有国家主导才能有效布局,快速落地,实现超越和引领,“不能简单地参与,也不能简单地指导,一定要主导”。赵福全说道。

    国家在产业分工与合作、基础设施建设、标准法规建设、创新支撑以及商业示范、财税支持、国际合作等方面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国家一定要有所为,更要有所不为。

    赵福全总结道:“这次变革是革命性的,是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复兴的一个绝佳机会,也是产业格局重新调整的一个机遇,绝对不是简单汽车产业的事。我们要站在国家和社会可持续发展的高度来认识这次汽车产业变革,率先发挥体制优势,通过制定科学、系统、长远的战略规划及布局,抢抓本次变革机遇。”

    【下载】

     
     上一篇:赵福全主持中国汽车工程学会年会暨展览会(2018SAECCE)高层访谈
     下一篇:汽车海归们:“我们是改革开放的亲历者,更是受益者” | 中国汽车报
     
    清华大学(汽车系)汽车产业与技术战略研究院版权所有 Copyright @ TASRI · 2015 ·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备08004127号
  • TASRI微信二维码
  • TASRI_qrcode.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