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版 | English
  • 观点集锦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观点集锦
    赵福全:三大革命重新定义汽车文明——未来汽车产业发展的趋势和机遇


    本文原载于环球时报-环球网 2017-5-24


    清华大学汽车产业与技术战略研究院院长赵福全4月29日在论坛上就“未来汽车产业发展的趋势和机遇”从战略高度进行了辨析,他认为汽车产业正在进入一个波澜壮阔的变革时代,能源、互联、智能三大革命将给汽车产业带来六大革命性改变,并重新定义人类的汽车文明。特别是互联和智能革命将使汽车产业第一次形成交叉网状的全新生态圈,由此汽车产业将变得日趋无边界。他说:“政府的作用从来也没有像今天这样重要,因为生态重塑是基于技术、而超越技术的,这涉及到政策法规、基础建设、平台打造与商业模式等方方面面,而中国的市场最大、需求最多样化、政府调配资源的能力最强,历史性的机遇正在到来。”

     

    汽车产业为何进入变革期?赵福全分析说,有内在的原因——当前汽车产业面临能源消耗、环境污染、行车安全和交通拥堵等的“四大公害”,必须有效加以解决,才能确保汽车产业的可持续发展。也有外在的因素——以互联网等技术为代表的新一轮科技革命方兴未艾,正在引发全球制造业发生深度变革。麦肯锡报告曾经提出了影响人类未来生活的12项革命性科技,其中有9项与汽车直接相关,2项间接相关,只有一项基因工程,目前看起来与汽车不相关。汽车由于内在制约因素的巨大压力,和外在科技革命的催化剂,正在发生革命性的改变。

    本轮产业变革究其本质是什么?赵福全认为,是三大革命带来了六大革命性变化:三大革命即能源革命、互联革命和智能革命。能源革命代表着汽车动力源转换的发展方向;互联革命使汽车与外部世界全面地连接起来;而智能革命是让汽车更聪明,最终像伙伴一样更好地服务于人类。三大革命彼此不是孤立的,而是紧密关联、互相促进,三者共同助力于“四大公害”的解决,同时,新能源汽车更易于智能网联化,智能网联的汽车则可以进一步提高新能源汽车的效能。这三大革命是汽车产业进入波澜壮阔的“造词”时代的基础,更是产业重构的真正原动力。

    而六大革命性的改变是:第一,汽车制造演变为汽车“智造”。原来汽车制造是传统的机械加工,未来的智能制造则是基于万物互联和充分协作基础上的大规模定制化生产,整个制造体系将不再依赖于单纯的集中式生产,各种分布式的资源都将连接在一起并发挥作用。第二,汽车由单纯的耗能装置演变为可移动的储能单元。未来电动汽车可以在夜晚利用波谷低电价在家中充满电池,而白天可以更高的价格卖掉部分电能给供电公司,只留足够回家的电能就行了。“当中国形成一定的新能源汽车保有量的时候,这种能源平衡的作用将非常巨大,电动汽车将成为小型发电站或储能装置。”第三,汽车将由信息的“孤岛”演变为信息的“海洋”,成为重要的移动智能终端。第四,汽车将由人驾驶演变为自动驾驶,以前开车必须有驾照,以后就不需要了,因为这台轮式机器人可以自动驾驶。第五,汽车将由拥有使用演变为共享使用,这是商业模式创新发展的重要方向。我们曾经做过研究预测,中国要达到欧洲平均的千人汽车保有量,需要每年销售6500万辆汽车,但这是不可能的,不仅石油,就是土地资源和道路系统都无法承载,所以最终中国汽车销量的顶峰预计会在4000万辆左右,但是社会出行的实际需求还是存在的,这2500万辆出行需求的缺口就要通过汽车共享来解决。第六,汽车将由移动工具演变为出行服务,不仅要实现从A点到B点的移动,更要在移动的过程中为人们提供所有相关的服务。赵福全认为,这六大革命性的变化将彻底改变汽车文明,进而改变人类文明。

    巨大的变革带来巨大的机遇,因此汽车迅速成为全球创业者和资本青睐的热点领域,业界内外普遍看好汽车产业未来的回报空间。赵福全算了一笔账,一辆车卖10万元,10万辆车就是100亿。一些产业做到极限也就是100亿,还有不少产业做到10亿就很不错了,但是对于汽车企业来说,销售10万辆车才只是刚刚起步而已。这就是波澜壮阔的汽车产业!但机遇与挑战并存,新时代造车既要有原来的要素,更要有新的元素,而且并不是说新元素就一定更加重要。因为与手机不同,尽管未来汽车上的软件成分一定会不断增加,并日益重要,但汽车必然是硬软结合的产品,其中硬件是必要条件,软件是充分条件。也就是说,无论谁来造车,首先造出的必须是车,然后还要是智能的、网联的、新能源的车。对此,赵福全总结道,“硬件是基础、软件是升华,软件让硬件更好地发挥作用,硬件让软件得以充分体现。两者有效融合,才能造出符合未来需求的优质汽车。”而企业要注意硬件和软件有完全不同的逻辑,传统车企不能沿用硬件思维开发软件,但新入车企也不能像开发软件一样开发硬件,否则都必败无疑。

    谈到汽车动力总成系统的改变,赵福全认为,传统动力总成的电气化,即油电混合,是未来必然的发展方向,由此我们需要彻底改变曾经的发动机应用理念。另外,在一段时间之内,电动车发展仍将面临技术难题。因此,介于传统燃油车和电动车之间的混合动力将大行其道,混合动力绝对不是简单的过渡技术,将具有长期的发展空间。而如果说新能源的核心是技术问题,那么智能网联则带来整个汽车产业的变化,形成全新的生态圈。由此,传统垂直线型的产业价值链将向未来交叉网状的出行生态圈演进,并将使汽车产业渐趋无边界。“面对智能网联革命,你会突然发现,很多技术似乎都非常重要、必不可少,但是好像又没有哪个技术是决定性的、主导性的。”赵福全说。此外,汽车智能网联革命还涉及到基础设施改造、商业模式创新、智能交通体系、智慧城市架构等,政府的作用从来也没有像今天这样重要。他表示,“中国的市场最大、需求最多样化、政府调配资源的能力最强,历史性的机遇正在到来。”

    “产业可以无边界,但是企业经营不能无边界”。因为汽车产业外延变大了,这就产生了以前没有过的问题——企业到底做哪一块?看起来好像到处都有机会,可是你的资源有限,什么都做能行吗?但如果选择错误,没有把未来的核心业务覆盖于自己的经营范围,又是非常危险的,这正是传统汽车巨擘们感到忧虑的真正原因。那么,未来到底怎样参与竞争呢?赵福全指出一条路径:产业平台公司将应运而生,成为资源最有效的组合应用者,并将平衡重构前景下的产业无边界与企业经营有边界之间的矛盾。在产业平台架构下,参与者各有分工,有平台管理的维护者,也有不同的平台使用者,包括大、中、小型的不同企业。各方通过产业平台,实现资源优化组合与彼此紧密合作。目前一些传统车企与互联网巨头的合作,就可以视为打造产业平台公司的初始行动。展望未来,创新型、科技型、差异型、融合型、平台型的企业,都有自己的发展空间,有望成为产业重构后的赢家。

    赵福全最后表示,未来社会万物互联,全球范围内资源的一体化使用真正有了实现的可能。因此,最重要的就是要转变利用资源的方式与融合协作的理念。对资源“不求拥有、更求使用”,同时要“在协作中竞争,在共享中获利”。因为未来竞争的核心在于,谁能把资源用足、用好、用精、用到极致!


    【下载】

     
     上一篇:曹景行访谈赵福全:未来汽车什么样?
     下一篇:赵福全:中国车企需谨慎赴美
     
    清华大学(汽车系)汽车产业与技术战略研究院版权所有 Copyright @ TASRI · 2015 ·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备08004127号
  • TASRI微信二维码
  • TASRI_qrcode.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