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版 | English

  • Viewpoints

    Home >>Viewpoints
    New Automobile Serves as a Carrier Platform and Strategic Lever for Digital Transformation of Manufacturing Industry

    本文原转载于《清华大学互联网产业研究院

    作者:刘宗巍、赵福全

    单位:清华大学(车辆学院)汽车产业与技术战略研究院

    当前,拥有一百多年历史的汽车产业正在经历一场前所未有的全面重构,将由此催生出基于数据形成自我进化能力的新汽车,并引发汽车制造业以及相关诸多产业的深刻变革。有鉴于此,我们应当站在拉动和引领“大工业”数字化转型的战略高度,重新认识本轮汽车产业升级的重大价值。


    一、万物互联是驱动本轮汽车产业重构的根本动力

    笔者认为,万物互联(IoT,Internet of Things)即物联网是驱动本轮全球汽车产业重构的根本动力。随着互联网向物联网的演进,数据将在人与人、物与物、人与物彼此连接的复杂网络中高效流通,而人工智能技术基于这些数据的深度赋能,将彻底改变汽车产业的底层逻辑,创造出空前巨大的价值空间。

    在万物互联的时代,汽车产业的边界将不断扩展且逐渐模糊,跨界融合的生态化发展将成为大势所趋,最终会孕育出全面数字化的新汽车产业及产品,即牵涉广泛、要素众多、主体多元、影响交织的汽车大生态。其特征如下:

    在产业维度上,体现为制造与服务的深度融合。在笔者看来,汽车产业的发展可以划分为三大阶段,即机电一体化阶段、智能化阶段、生态化阶段。到了第三阶段,汽车产业将不再是单纯的传统制造业,而是“制造+服务”的新型制造业。也就是说,既要“造好车”,也要“用好车”,两者协同发展、互为支撑将成为未来汽车产业的主旋律。

    在企业维度上,体现为设计、生产、服务一体化。今后汽车企业必须将数据作为核心生产要素,围绕数据打通设计、生产、服务等各个环节,为用户提供最佳的产品及服务。在此过程中,汽车企业不仅需要优化内部的组织架构和工作流程,还需要优化外部的资源组合和业务模式。

    在产品维度上,体现为以用户为中心的C2B模式。通过采集、分析和利用用户及其使用汽车时的数据,基于生态支撑下的硬件和软件,汽车产品将在最大限度上实现定制化,从而充分满足用户不同的个性化需求;同时,在汽车产品使用的全过程中,还可以通过持续迭代和在线升级,不断改进功能和性能,从而为用户提供最佳的体验。

    最终,随着汽车产业重构的不断深化,原本垂直线型的传统汽车产业链将演变成为交叉网状的新汽车生态系统。


    二、  新汽车产业的数字化转型具有重大战略意义

    2.1新汽车是贯通交通、城市、能源体系的核心枢纽

    纵观人类历史,能源、信息、交通三大领域之一发生革命性变革,就会引发人类社会的巨变。而在本轮产业革命中,能源与信息革命同时发生,并共同引发交通革命,三大领域的革命又一起汇聚作用于汽车产业,从而为汽车产业重构赋予了前所未有的战略价值。

    展望未来,智能汽车(SV)将与智能交通(ST)、智慧城市(SC)、智慧能源(SE)紧密连接、相互支撑、彼此影响,形成4S协同发展的新局面。这将彻底改变众多相关产业,进而改变整个人类社会。

    而4S协同中的智能汽车,一定是软硬融合的新汽车。这一汽车新物种既是互联节点、智能终端、计算单元,也是数据采集和应用的端口,还是能源存储和供给的装置。在此基础上,新汽车作为可移动的智能化的第三空间,蕴含着近乎无限的全新可能性。以新汽车为核心枢纽的4S协同的产业大生态,将打通未来城市中的人流、物流、能源流、数据流和资金流,从而使人类社会的运行效率得到显著提升。

    2.2新汽车是诸多产业融合创新的载体性平台

    那么,新汽车应该怎样定义呢?笔者认为,新汽车是基于数据、具有自我进化能力的汽车新物种。它绝不是简单的智能电动汽车,而是拥有全新的概念、全新的能力、全新的用途、全新的体系以及全新的产业分工、全新的商业模式的全新产品。正因如此,新汽车将是万物互联时代连接诸多产业、实现融合创新的载体性平台。其原因主要有三点:

    其一,新汽车是先进出行科技集群融合的载体。从传统的机械、电子到面向未来的5G、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以及传感器、高端芯片等,新汽车将成为众多领域前沿技术的集大成者,不断吸纳、融合这些先进科技,并拉动其快速发展、确保其落地应用。基于新汽车抢占未来先进出行科技集群的战略制高点,将成为引领人类出行革命的关键。

    其二,新汽车是海量多元数据汇集流动的载体。新汽车作为核心节点,连接人、车、环境以及技术链、产业链,将打通驾乘人员数据、车辆运行数据、环境感知数据和互联网用户数据、产品设计开发数据、销售与服务数据、交通基础设施数据等,进而打通所涉及到的众多技术链和产业链环节。这些数据的顺畅流通和资源的有效利用,意味着新汽车的各类硬件、软件,功能、性能以及服务将产生不同关联,从而创造出物联网时代的最大商机。

    其三,新汽车是绿色能源供储一体化的载体。未来电动化的新汽车不只是耗能的产品,也是储能和供能的装置,将与智慧能源网建立紧密联系。一方面,保有量不断激增的电动汽车产品拥有巨大的电能储存能力,有助于间歇性强的光电和风电的有效消纳;另一方面,基于充分连接和智能调控,电动汽车可以与局部区域的发电和用电单元组成微电网,并对未来以可再生能源电力为主的大电网产生平衡峰谷的重要作用,有助于实现绿色能源的最大化利用。

    综上所述,新汽车代表着汽车产业数字化转型的终极方向,将成为继互联网时代的智能手机之后,物联网时代下一个更大的母生态。也就是说,未来新汽车的角色将远远超出出行工具本身,成为具有移动能力、实现软硬融合、具备高度智能、提供广泛服务、形成伙伴关系的特殊产品。由此,新汽车作为第三空间的价值将日益凸显,人们在汽车产品上度过的时间很可能越来越长,相关的使用场景也越来越丰富。

    2.3新汽车是制造业数字化转型的战略性抓手

    由于新汽车具有远超从前的复杂性和关联性,因此在整个制造业数字化转型的过程中,新汽车将是涉及面最广、拉动力最强、实施难度最大、产生效益最高的关键突破口。笔者将其独特的战略价值归纳为以下三点:

    一是解决大型城市可持续发展难题。人类集聚程度的提升通常会带来生产力的进步,而代表当前先进生产力水平的大型城市,却面临着可持续发展的历史性难题。其中最根本的瓶颈在于不能很好地解决“衣食住行”中“行”的问题,交通拥堵严重制约了整个城市的运行效率。而4S协同发展有望为实现大型城市的可持续发展提供可行的系统性解决方案,并在提升城市运行效率的同时,增强社会治理能力、能源利用能力和环境保护能力。

    二是提供新经济形态下的新增长点。新汽车既是传统国民经济支柱产业的转型,更是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升级。在物联网时代,新汽车将形成巨大的产业平台集聚效应,带动诸多相关产业和领域的创新发展,从而为未来新经济的新增长提供强劲而广泛的新动能。

    三是引领跨产业数字化转型与融合。一方面,新汽车及相关产业的各类企业相互结网,将形成扩展性极强、协同共生的数字化跨产业大生态;另一方面,新汽车产业的探索将对中国充分发挥体制机制优势,实现2C型(产品直接面向个人消费者)民用复杂工业的数字化转型与融合,发挥重要的引领和示范作用。


    三、  依托新汽车产业驱动制造业数字化转型的建议

    3.1重新认识本轮汽车产业重构的战略价值

    如前所述,简单地从技术进步、产品革新的角度,不足以理解本轮汽车产业重构空前的深度和广度。因此,国家以及各相关产业都亟需重新思考和认识新汽车的战略价值。

    首先,应从数据作为核心生产要素的角度理解新汽车的价值。在万物互联的时代,新汽车作为多元数据产生、采集、流动、分析和利用的重要节点,将是有效打通并充分利用人、车、环境以及技术、产业等数据,驱动数字化先进生产力不断进步的关键。

    其次,应从把握全球产业变革机遇的角度理解新汽车的价值。本轮产业变革的本质是数字化技术与各行各业的深度融合,其中关键产业的有效实践和创新引领是重中之重。而新汽车产业的转型升级不仅自身价值巨大,而且还将带动众多相关产业的转型升级。

    最后,应从促进产业生态化发展的角度理解新汽车的价值。未来制造业与服务业将深度融合,产业边界将渐趋模糊,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生态系统。而新汽车作为集聚众多产业的载体性平台和孕育大量子生态的母生态,将融合各种不同的资源和要素,加速相关产业生态化协同发展的进程。

    3.2多方推动跨界融合的新汽车产业生态发展

    以内涵丰富、主体多元、彼此交织、跨界融合为特征的新汽车产业,在发展理念和范式上亟需理论与实践创新。为此,笔者专门提出了“1+1+1”协同发展模型,即新汽车产业生态有赖于不可或缺的三方力量共同推进。

    其中,第一个“1”是指整供汽车企业。此前这个“1”足以独自驱动汽车产业发展;而未来整供车企仍将在新汽车产业生态中发挥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但已不是充分条件,只是必要条件了。

    第二个“1”是指ICT企业以及各类科技和服务公司。这个“1”既是赋能新汽车产业实现全面数字化转型的关键手段,同时自身也有借助新汽车载体获得更大发展的内在动力。

    第三个“1”则是指各级政府,尤其是地方政府。对此笔者想强调的是,政府在汽车产业生态化进程中绝不是单纯的监管者,而是必须在基础设施、法规标准体系、数字化治理体系、产业及产品监管体系建设等方面发挥主导作用,同时还应积极鼓励技术与商业模式创新,牵头促进跨界深度融合,并大力推动重点领域的补链强链。

    最终上述各方协同努力,打通诸多环节和要素,使新汽车不仅成为平面覆盖的资源集聚平台,更形成立体交融的创新产业生态。

    3.3系统推进新汽车产业全面数字化转型升级

    不难理解,构建新汽车产业生态的过程,就是汽车产业全面实施数字化转型进而升级成为新汽车产业的过程。对于相关企业来说,笔者认为必须面向三大目标推进数字化实践。

    一是实施全业务、全环节、全要素变革。汽车企业的数字化转型是一项长期复杂的系统工程,绝不只是应用几套信息系统软件或几种数字化技术就可以解决问题,而是必须实施组织架构、流程标准、商业模式乃至文化基因等的全方位变革。也就是说,要实现企业各项业务、全部环节、诸多要素的数字化改造,真正形成基于数据创造价值的运营体系。

    二是实现设计、生产、服务一体化。这既是企业必须为之努力的重要方向,也是企业检验自身数字化水平的关键指标。因为企业只有将研产供销服等各个主要环节都充分打通,才能建立高效协同的工作模式,形成数据流通与应用的完整闭环。也唯有如此,才能为用户提供满足其个性化需求的最佳产品及服务,并且能够常用常新、越用越好。

    三是提供区域化的最佳出行解决方案。数字化转型不能为了转型而转型,而是必须让企业形成更强的核心竞争力。事实上,数字化既是手段,也是过程,其目的是利用数据要素提升旧价值、创造新价值。对于汽车企业而言,提供出行解决方案始终是最本质的追求。为此,应基于区域化的场景及数据,依托数字化的产业生态,打造最适合于本地使用环境和用户偏好的汽车产品,并使之成为多元交通工具一体化的智能出行服务体系中的重要一环。

    在面向上述目标的具体实践中,笔者为汽车企业的数字化转型提出如下三点建议:一要新旧业务并进,即改造旧世界和建设新世界同步推进、相互支撑;二要内外体系协同,即企业不同部门之间以及不同企业之间都实现数据流动与资源组合;三要重点场景突破,即集中资源打通关键业务,以点带面,拉动企业全要素的数字化升级。

    展望未来,紧紧抓住新汽车这一载体性平台和战略性抓手,中国制造业的数字化转型有望迎来全新局面、创造空前价值。

    【Download】

     
    PREVIOUS:Talk Between Fuquan Zhao and Hongwei Zhou: Deep Dive into New Logic of Future Automotive Security (Words + Video)
     NEXT:None!
     
    清华大学汽车产业与技术战略研究院版权所有 Copyright @ TASRI · 2015 ·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备08004127号
  • TASRI QR code
  • TASRI微信二维码.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