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版 | English
  • 观点集锦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观点集锦
    刘宗巍:整零关系正处于深度重塑的最佳窗口期

    随着湖北省内整车和零部件企业陆续开工,我国汽车行业的元气不断恢复。不过,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外部环境的不确定性还是给汽车市场的发展罩上一层阴影。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的统计数据显示,今年2 月我国汽车产量同比下降79.8% ,新车销量同比下降79.1%。疫情突袭对汽车产业链供需两端都造成了空前的压力。此前,零部件行业大范围推迟复工复产,加之物流行业的运输效率受迫下降,整车企业的生产受到了巨大的影响。在疫情关头,产业链上下游相互扶持渡过难关的伙伴关系,取代了一方强势、一方弱势的不和谐,勾画出时下业内颇显温情的一幕。

    原本就酝酿着嬗变的整零关系,因为疫情的暴发迎来加速调整甚至重塑的契机。在产业链深度协同发展的过程中,整零双方无疑是主角。那么,政府和行业组织又将发挥怎样的作用呢?


    政策“抓大放小”方向值得肯定

    对于整零关系,政府部门层面早就认识到了调整的必要性。2017年4月,工信部联合国家发改委、科技部出台了《汽车产业中长期发展规划》(以下简称“《规划》”),清晰指明了我国汽车行业存在的主要问题,对未来的发展方向也做出了具有前瞻性的预判。其中,整零关系的论述占据了一定的篇幅。

    “三年来,在政府有关部门的指引下,在行业的共同努力下,《规划》目标的实现成绩显著。在关键技术、尤其在新能源汽车和智能网联汽车上,我们取得了重大突破;出现了一批具有国际竞争力的零部件企业集团,国际兼并重组步伐加快,两家零部件企业集团年产值已超过千亿元,全产业链逐步走向安全可靠;中国品牌汽车实现了全面发展,新能源汽车产销引领全球;智能制造在中小企业的应用比例显著提高,汽车后市场逐步规范;国际化步伐加快,‘一带一路’效应明显;绿色发展理念根深蒂固,‘双积分’政策实施效果明显。”中国汽车工业协会(以下简称“中汽协”)零部件部主任杜道锋这样告诉记者,“虽然我国新车销量连年居全球首位,但在关键技术的突破、零部件企业的培育以及中国品牌的竞争力方面还与国外先进水平存在一定差距。《规划》作为指导性文件,对近几年汽车产业的发展起到了积极的引导作用,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改善整零关系。”

    关键技术、前瞻方向是政府规划汽车产业发展的着眼点,通过政策制定、执行普遍性地约束或调整企业行为,从而起到发挥重塑整零关系的作用。清华大学汽车产业与技术战略研究院副研究员刘宗巍说:“过去政府对汽车零部件的重要性虽然有所认识,但总体上还不够。相比整车,零部件领域分散、特点不同,想要找到有效的政策着力点客观上确实更不容易。但越是如此,政府就越应该重视零部件行业的发展。近年来,《规划》及‘工业强基专项行动’等都明确涉及汽车零部件行业的发展,这是值得肯定的。”


    治理有边界 市场是动能

    政府部门虽然认识到整零关系的重要性,也希望有所推进,但实事求是地讲,对于调整这样范围广泛、数量众多的企业主体之间相互协作,还是显得心有余而力不足。《规划》发布3 年来,整零关系在一些特定领域实现了长足的进步,然而二者之间的矛盾依然突出。

    “政府和政策不是万能的,不可能解决所有问题。”一位行业政策方面的资深研究者这样阐述政府和政策的边界,“这不仅仅是汽车行业遇到的情况,各经济领域中都存在这样的问题。若是政府无所不能,恐怕中国汽车工业早就处于世界顶尖水平了。我个人认为,未来改善整零关系,需要依靠市场的力量,通过市场机制从根本上解决。”

    “现在整车企业和零部件供应商都认识到供应链体系的重要性,当然认识的深度还存在差异,毕竟它们不像日本整零双方那样紧密地相互依存、相互支撑。但即便如此,我国企业对整零关系重要性的认识也不是外力强加的,而是通过市场合作与竞争逐步形成的。未来,双方是紧密协作,还是相互扶持,抑或战略协同,一定是在不断适应市场需求的过程中确立关系。”这位研究者告诉记者,“由于汽车行业是一个充分竞争的行业,我认为,决定性的推动力量还是来自市场,它提供了基础动能;政策(含法律法规)提出方向性或底线性要求,政府在其中发挥引导和支持作用。” 

    刘宗巍表示:“当前汽车产业的整零关系正处于深度重塑的最佳窗口期。一方面,新车销量下行会加速车企优胜劣汰,优化资源配置,大浪淘沙后留下的零部件企业一定是更有实力的,也一定会更受整车企业倚重。另一方面,新一轮科技革命正在驱动全球汽车产业全面重构。受此影响,汽车产业的边界不断扩展,很多外部力量已深度入局,出现了新硬件、新软件以及车辆运营、通讯、内容等全方位的服务提供商。从这个意义上讲,以硬件为主的传统零部件概念已不再适用,由软件主导的全新供应链正在形成,汽车供应链格局将被彻底改变。”


    行业组织充当“桥梁”与“纽带”

    “整车企业与零部件企业的博弈主要取决于各自在产业中的角色定位和利益分配。一直以来,整车企业占据主导地位,话语权明显大于零部件企业,这也是它们比零部件供应商更强势的原因所在。然而,在产业重构和市场趋缓相互叠加的关键时期,情况正在发生变化。”刘宗巍认为。无论整车企业还是零部件供应商都难以成为扛起建立新型整零关系大旗的角色,而行业协会尤其是地方性行业协会则通过不断的实践与摸索,开始发挥重要作用,一方面在整零之间充当“润滑剂”,另一方面则成为政府与企业、行业与管理者之间的“桥梁”。

    浙江是我国汽车产业大省,当地行业协会在整零关系的重塑中做出了积极贡献。去年,浙江省人民政府发布《浙江省汽车产业高质量发展行动计划(2019-2022 年)》(以下简称“《行动计划》”),但外界鲜有人知道浙江省汽车行业协会(以下简称“浙江省汽协”)在其中所起的作用。

    浙江省汽协会长兼秘书长方曦向记者介绍道:“我们的作用就在于两个方面,为政府分忧解难,为会员企业提供全方面服务。”在《行动计划》出台的背后,方曦带领浙江省汽协做了大量工作,不断将企业的实际情况、行业的发展方向,向主管部门进行建议。最终出台的《行动计划》对整零协同有这样明确的表述:“建立整零协同创新激励机制,引导和鼓励整车企业制定实施零部件战略伙伴计划,与省内龙头零部件企业在研发、采购等层面开展深度合作,形成安全可控的关键零部件配套体系。”

    “根据《行动计划》的部署,经信厅有一份清单,只要列入其中的零部件企业都能享受省级财政的奖励津贴,整车企业采购了清单内零部件企业的产品,也可获得相应奖励。”方曦告诉记者,“最初的方案是,享受这种待遇的只有一级供应商。政府层面当时并不太了解零部件配套体系的具体情况,所以我们就强调了二级配套的关键性。二级供应商的研发能力、技术水平、生产能力直接关系零部件整体配套的发展。经过沟通,一级、二级供应商只要进入清单,都可以享受奖励。这极大地促进了浙江当地汽车产业链的健康发展。”

    去年,“浙江汽车产业·杭州发布”平台启动上线。它是浙江省汽协的心血之作,也是其下一步服务会员、协调整零关系的重要抓手。“浙江零部件企业之间发展不均衡,整体水平有很大提升空间。很多中小型零部件企业还沿用家族式管理模式,只重视两大方面,一是生产组织,二是销售订单。它们的老板自己冲在销售一线,工作非常辛苦;生产由一些信得过的人帮忙打理。这样的企业没有专门的人才储备,也没有专门的队伍去了解需求变化情况,自然很难预测市场发展并提前做出反应,对于企业的发展非常不利。”方曦称,“‘浙江汽车产业·杭州发布’成为了有效的对接机制,去年不少整车和零部件企业通过这个平台签约或达成合作意向。”

    中汽协对行业组织所发挥作用的理解更为深刻。“主要是提供服务、反映诉求、规范行为。”中汽协副秘书长师建华总结道,“近些年,我们搭建了中国汽车零部件行业CT30、中国汽车零部件优秀供应商推介平台并成功上线,此外还定期对全国18 个汽车零部件制造基地给予指导或开展相关课题研究。这些都是为了发挥行业协会的桥梁和纽带作用,服务于行业,帮助零部件企业发展、帮助整车企业有足够的意愿和机会了解自主零部件供应商。”


    整零关系将迎全新内涵

    “目前,整零关系之所以动荡且频繁出现各种矛盾,根本原因还是在于国内整车企业的竞争格局并未形成稳态,还在不断变化的过程中。”前述产业政策研究者告诉记者。

    未来,软件在汽车产品中将越来越重要,软硬结合才能形成竞争力。因此,更加贴近整车企业、协助其完成软硬结合的Tier0.5 级系统供应商应运而生。与此同时,传统硬件供应商必须谋求转型,或在原有硬件基础上自行拓展软件,或与软件供应商做好组合,又或者完全放弃原有领域,向新能源汽车和智能网联汽车的新机遇点转轨。新供应商的涌入和旧供应商的转型,将给整零关系带来全新的内涵。”刘宗巍表示。

    面向未来,在塑造适应新时代发展特点的整零关系时,各方都要做出角色调整。“政府相关部门应该转变视角、加强对零部件领域的顶层设计。我国出台的产业政策不少,也有很多政策提到了整零关系的内容,对于零部件产业的发展也提出了一些规划。但现在看来,还远远不够。我建议有关部门更多地从全产业链的角度,认识零部件产业和整零合作关系。比如,可以把视线聚焦到提升中国自主品牌之间(自主品牌整车与自主品牌零部件)的配套关系,而非最终的汽车产品上。产业链上的关键环节做大做强了,才能够保汽车产业做大做强。”师建华这样告诉记者,“对于有些促进产业链健康发展的政策,整车企业体量巨大反应略微迟缓,零部件企业体量较小,敏感度较高,政策效用会更加明显。当然,强化政策的下沉与落实,从中央到地方做好执行和配套实施,也是一个关键因素。”

    “未来,汽车产业涉及的核心技术领域越来越多,即便全球顶尖车企也无法一一顾及,必须依靠优质供应商分担压力。由此,专业分工会更加精细、深化,而供应商掌握核心技术的比例会比之前更高。在竞争日益激烈的市场环境下,整车企业更能切身感受到拥有‘同甘共苦’的核心供应商的重要性,而有实力的核心供应商显然不能靠一味压价来获得,整零双方必须相互支持、相互体谅。制造业将向充分互联的智能制造升级,其核心是实现大规模的定制化生产,而提供定制化零部件及模块的只能是供应商。总之,汽车产业的整零关系与过去相比将大为不同,简单的主次甚至从属关系会不复存在,唇齿相依的战略协同伙伴关系将真正形成。所有的整零企业都要在产业大生态中分工协作、共享资源、融合发展、互利共赢。”刘宗巍这样描述整车企业与零部件企业的角色要求。

    “优秀的企业家,无论执掌的是整车企业还是零部件企业,其认识水平会对整零关系的发展产生重要而深远的影响。”前述产业政策研究者认为,在历史发展的关键期,企业领导者的因素也十分关键。

    “目前,整车企业出于多方考虑,对自主零部件企业的支持力度还不够,在同步开发、技术共享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未来一段时间,整零关系是构建安全可靠产业链重点要考虑的问题,尤其在市场继续下行和受疫情影响的2020 年,产业链上的企业应全面考虑上下游企业的实际情况,抱团取暖,在技术共享、成本分摊、交付期协调等方面改善整零关系,并结合国家和地方政府有关政策,重点支持中小企业的发展。”杜道锋称。

    本文原载于《中国汽车报》

    【下载】

     
     上一篇:赵福全:跨界融合、协同创新,构建智能汽车产业生态体系
     下一篇:赵福全:疫情对中国汽车产业未来发展影响的预判
     
    清华大学(车辆与运载学院)汽车产业与技术战略研究院版权所有 Copyright @ TASRI · 2015 ·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备08004127号
  • TASRI微信二维码
  • TASRI_qrcode.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