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版 | English
  • 观点集锦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观点集锦
    赵福全院长主持第四届汽车安全日国际研讨会圆桌互动:汽车安全技术未来发展

    赵福全:大家上午好!非常荣幸受主办方的邀请来主持今天上午50分钟的圆桌论坛,我是清华大学汽车产业技术战略研究院赵福全,5年前我也在企业做,现在当了教授以后,昨天晚上遇到我的老朋友长安研究院赵院长,说你怎么来了,好像我不应该出席这个会,事实上C-NCAP从2006年开始风风雨雨走到今天,我从一开始参与见证,最后也是C-NCAP最大的受益者。

        为什么昨天赵院长挑战我说你怎么来的,我离开企业之后到清华主要做战略,大家以为战略是很虚宏观的东西,安全是战术,实际上错了,战略最终在战术上落地,战术服务于战略,应该说汽车安全是汽车产业的绝对核心重点,也是技术创新永恒的话题。

        大家都知道,传统车这么多年走下来,一开始弄几个气囊好象有了汽车的安全,对角点高强度钢,从工艺上对标,还是干不过外企的车,发现是系统集成的问题,随着技术的进步,集成不够了,主动安全和被动安全越来越微妙了,什么是主动,什么是被动,主动是撞了之后人不死,被动是我不被撞,行人保护还是被动安全的角度,车撞人了,人撞车了,怎么样让人不受伤害,主动安全到一定程度不撞人,把这个钱放上去,没有必要花那么大经理在机舱盖和保养盖上花那么大的工夫,这是未来发展很大关键,我个人认为安全技术是永恒的话题。

        大家觉得新能源完全不一样了,实际上那是国家战略,智能网联也是国家战略,但是大家有没有想过,现在你问这些搞电动车最大的大咖他们最担心是什么呢?电池千万别起火爆炸,实际上是安全问题,智能网联汽车大家都知道,一开起来又节能、环保避免拥堵了,最大的卖点是什么,还是从安全的切入,从这个角度来讲,安全既是战术上的支撑,更是战略决策的方向,所以赵院长你不用担心,我就应该来这个论坛,你没有高瞻远瞩请我来,所以今天大家探讨就是安全技术到底路在何方?在主动安全和被动安全交错的阶段,被动安全到底有没有方向,很多大牌企业老总问我,世界大同了,安全是不是不重要了?以前撞我了不出问题,未来是我不撞别人,所谓零排放,零伤亡,甚至零碰撞,今天话题主办方请的嘉宾非常到位,整车厂、零部件既有传统安全,又有未来的安全,刚才奥托立夫几位领导都讲了,未来主动安全和被动安全很模糊了,被动安全是约束系统,未来不开车了怎么约束呢,但是如果都约束的话,车里面也没有什么意思了,都是已经第三空间+办公室、汽车,这个时候怎么做安全,学问蛮大的,今天几位嘉宾利用50分钟高度互动,我有一个引子,大家知道安全永远有做不完的话题,永远有饭吃,做安全你们是最优秀的工程师,也有无限的商机。

        我们现在就开始第一个话题,讲了这么多,首先各个企业怎么看安全,您觉得未来安全发展大的方向,从企业的角度到底战略路线图是什么样的,首先有请丰田中国研发中心室长佐藤泉先生谈谈他的想法。

        佐藤泉:首先给大家介绍一下丰田对于安全技术发展上的考虑,大家可能也都比较了解行业内,丰田是认为从人、车、交通环境“三位一体”这样一个活动,减少交通事故及死亡人数是非常重要的。基于这个实际事故调查,我们进行车辆的安全开发,它的效果可以通过事故调查结果来确认,同时这个结果可以进一步反应到车辆的开发改善上面,这一个过程称为追求实际安全的过程,我们认为它对于制造真正安全的汽车是非常重要的,同时丰田还有一个基于安全的管理理念,它是针对各种驾驶场景从泊车、行驶、碰撞到事故无法避免,发生事故在事故后救援为止,提供最合适安全系统来对应,而且通过各个系统的协作提高车辆安全性能,丰田总结了这样一套综合安全的管理理念,推进车辆的安全开发。

        丰田目前有一个整体开发平台叫做TNGA,通过技术融合在全球都可以通过使用共通开发平台,安全方面分为被动和主动两方面,被动安全主要是GOA这样一套标准,是根据世界很多国家安全标准结合实际交通案例,反复经过了多次实车碰撞研发出来的被动安全技术,这也是丰田内部标准。在主动安全方面,目前进行是一个高端、先进技术的研发(PSS),同时可以推进迅速普及主动安全的技术,这样先进技术和大众可以很快能够购买到接收到普及技术两方向的开发,来推进安全技术开发以及普及的展开。

        赵福全:谢谢佐藤泉先生!大家给一点的掌声,你们得热烈。实际上几位专家很难得,因为佐藤泉先生分享了丰田,另外对于未来产品的规划绝对不是简单的结构,它的平台就考虑了主被动安全,未来主动安全和被动安全本来就是一体的,尤其我看了这个介绍,佐藤泉先生是智能网联汽车企划部测试室的室长,这是国际大牌企业对于未来判断,安全就是安全,主动只是以前我们做不到,更多对于事故预警没有这个本事,未来是主被动是一体化,在座各位不要以为你是管气囊,觉得永远是被动的,下面有请采埃孚集团的吴总,你们觉得企业未来发展大思路。

        吴征:谢谢赵总,非常荣幸今天有机会可以参加大咖聚集一堂的沙龙,我是来自采埃孚集团吴征,作为一家比较成熟的公司,我们一直致力于安全这个概念,我非常同意赵总讲的,安全永远是一个话题,我们做安全的人,不论是被动安全、还是主动安全,永远不用担心没有饭吃。实际上我们都知道,大家也都同意未来汽车发展方向,我们认为是智能化、网联化、安全、效率,也就是零排放,这个应该是大家都共认的共识,基于这个采埃孚集团提出了零愿景,零事故、零伤亡、零排放,有两个愿景跟安全非常相关的,对于采埃孚集团来讲,我们有主被动所有全线产品,基于过往对于主动安全技术的理解,包括新技术产生,包括我们对于被动安全技术理解,我们认为在将来发展趋势之下,实际上被动安全首先它不应该被削弱,它会被加强,因为随着自动驾驶、智能化、网联化,只对乘员驾驶员挑战越来越大,将来的情况下,比如说人的姿态和所处的位置,人对于驾驶关注度,跟我们现在的理解有很大的区别,尤其是我们讲在自动驾驶三级和四级的时候,这个时候实际上对于约束系统提出了很大的挑战,同时我们也认为这个带来了对于被动安全技术机遇,我们理解,我们目前致力于在寻求一些突破和革新,通过被动技术升级换代和革新性的东西,将来在自动驾驶情况下提供全方位保护。

        从主动技术发展来看,我们认为主动技术发展对于被动安全技术接下来突破提供了很好的基础,比如说各种传感器,包括车内、车外,所以我们已经收集到很多预判,或者叫预安全这样一个概念和信号,接下来无非就是要研究怎么样更有效利用这些输入,从而进行逻辑判断,使我们的被动安全可以起到一个更好的保护效果。从我们角度来说,对于被动安全研究,主要有三个方向,一个就是刚才说的被动安全增强,针对不同的碰撞情况,针对不同乘员,针对不同的位置去研究什么样保护效果是最好的。第二个方向主要做的就是刚才说(英)概念,以前理解所有被动安全都是在点火时刻之后才会起作用,TTF大于0,现在TTF小于0,从保护效果来说,我们抢的就是时间和距离,通过提前起作用可以把时间和距离抢回来,这样提供一个更好的保效果。第三个方向,我们研究整个出行舱的集成,将来出行舱和现在的理解有很大的变化,人的位置和座椅保护和方向有很大的变化,这样对于约束性来讲,需要跟内饰进行集成,比方说跟座椅、安全带和气囊,像奥托立夫和大陆提出了同样的概念,我们希望通过主动技术的加强以此为基础和契机,用被动技术革新性的变化,实现主被动技术的融合,在将来自动驾驶当中给乘员提供全方位的保护。

        赵福全:从吴总讲话里面,智能主动安全技术是主流,但是被动安全技术不会被削弱,但是被动安全技术内涵发生革命性的改变,因为我们的约束系统,我们乘员在整个车里面的座姿不一样,要求不一样,随着主动安全技术开发,更多传感器导入,让被动安全起作用时间点不同的时候,可能使命不一样,从这个角度来讲,做被动安全的人不要以为那是黄昏的产业,而且反过来可能有新的需求,我们也要与时俱进,实际上大家一定知道零碰撞和零事故完全是两回事,零碰撞,不撞的车照样会出事故,那个时候是乘员在车里自己撞车,这个时候怎么解决会有新挑战,不要以为赵总在这里咬文嚼字,很多企业想到这一点,我热场的时候谈到了,行人保护就是用被动技术解决主动技术的问题,我们现在平分的话,撞了之后怎么减少对于行人的伤害,不撞行人,你碰瓷还有摄像头监控。变的时代用不变的打法你死定了。下面请泛亚的沈总谈一下你对未来安全技术的理解。

        沈海东:谢谢赵老师,我来自泛亚汽车技术中心沈海东,我应该是大家谈到的比较传统的做所谓被动安全出身,做了20多年被动安全,其实我从来没有觉得被动安全到现在这个阶段好像走到一条比较小的路上,我个人觉得随着越来越多的主动安全的引入,随着主被动安全融合的概念,被很多厂商、供应商、老百姓接受,被动安全会有一个更加广阔的发展空间,你回顾一下安全发展的历史,做安全工程师很早开始涉及一些主动安全的东西,我们举一个例子,如果以吴总说的碰撞零时刻之前算主动安全的话,你们车子上雨刮器、大灯,下雨的时候天气不好的时候打开,是主动安全设施,能不大大改善了你的视野,降低了在恶劣环境下发生碰撞的机率,这是早期主动安全的进步。

        只是为什么这几年主动安全谈的多呢,这几年其他计算机、摄像头、各种各样网联技术的发展,使得主动安全重要性、地位慢慢越来越变的好像非常醒目,其实在讲有汽车以来,所有安全开发过程当中,传统汽车行业也一直是在做主被动安全融合,只是在现在新的条件下这种融合的迫切性显得更加重要。

        对于传统汽车来说,未来智能网联是大势所趋,不是任何人阻挡得了的,一定往这个方向走,作为传统被动安全开发工程师,你必须寻求一种使得主被动安全彻底融合安全开发思路。作为上海通用来说,我们一直秉承我们有很好的被动安全基础,我们应该持续把基础夯实,未来被动安全不仅仅局限于C-NCAP实验室工况,更多能够涵盖越来越多实际道路交通碰撞情况,对于被动安全开发工程师提出来更加高的要求,不仅仅以满足国家法规,满足C-NCAP规定,要真正考虑到老百姓在实际道路过程当中会有什么样碰撞情况的发生,这样碰撞情况发生,随着主动安全引入之后,实际发生的情形跟以前不太一样的。

        我们讨论现在AEB技术普及以后,在碰撞之前车子有自动刹车的过程,人的坐姿和实验室的坐姿有不同的,怎么考虑在AEB发生情况下,被动安全技术真正起到保护作用,这就是给被动安全工程师很新的课题,你必须把你的实验、分析对被动安全配置的设定跟主动安全功能要有效结合在一起。

        对于我们来说,我们持续要夯实被动安全方面一些技术储备,更多引入一些先进主动安全技术,比如说前几天凯迪拉克品牌上发布(英),就是一个很好主动安全的探索,所以在抓主动安全和被动安全两条路的基础上,因为未来的安全智联网联的发展,讲究系统安全、网络安全,甚至很多部件功能安全,未来不仅仅是主动安全和被动安全,更加全面考虑系统安全、网络安全、功能安全多维度安全集成,真正把主动安全和被动安全从汽车工业以来,100多年融合提升到新的高度和台阶,谢谢大家!

        赵福全:沈总从整车厂角度谈到了,我就是你们所说传统搞被动安全,但是我早就在做主动安全了,事实上只是换汤换药换不换名的问题,主动安全技术不是新概念,随着未来汽车产业发展,提出新要求有了新能力达到新高度,这个新高度不是简简单单做C-NCAP评价法规,未来从实际消费者体验角度,从系统集成的角度上升一个高度,另外主动安全绝对是主流,被动安全缺一不可,不要过分在这个论坛里谈主动被动,你认为割裂边缘了,就是汽车安全技术都得到这讨论,所以智能网联都得到这来讲。

        沈总谈到最重要一点,未来安全不是简单零事故、零碰撞问题,当网络作为主流的时候,可能网络安全,100个气囊都保证不了汽车安全,所以数据安全、网络安全、信息交互安全比你们想象更重要,这是一个很大的话题,我不做了,但是我听还可以,总结总结一下,赵总变成赵教授,他们习惯管我叫赵总,我已经是赵老师,沈总说的东西值得关注,倪总从新能源的角度谈一下。

        倪绍勇:奇瑞新能源公司从成立之初定了三个产品理念,更安全、更节能、更环保,安全总是放在第一位,因为客户别的什么都可以没有,不能没有安全。对于企业来说,其他的问题都可以解决出了安全问题解决不了,所以安全放在第一位的。

        安全对于传统汽车来说是一个大问题,对于新能源汽车来说更加是一个大问题,我们对汽车安全来说,我们觉得在今天这个时间点,新能源公司对于新能源汽车来首,主被动安全对我们是一个挑战和机遇,为什么说是挑战呢?传统车在主被动安全上已经做了很多,想了很多,到我们手上的时候,我们发觉,用户对新能源车安全方面的要求一点没有减少,所有传统车要的大家都要,新能源汽车都要拥有,但是我们带来一个什么问题,我们有一个新的问题。

        举一个例子,我们来了一块特别容易爆炸、燃烧的电池,电池的重量要比传统车重很多,体积大很多,同时还有人称之为电老虎的高压,这几件事情导致大家对于新能源汽车的安全更加担心,需要我们做更多的工作,同时我们把它看作是一个机遇,当这些问题摆在眼前的时候,我们发现传统想法、传统设计的思想不能完全解决这个问题,逼着新能源汽车做一些变化,以奇瑞新能源公司为例,我们在传统车的基础上做电动华改造,同时,我们也下决心推出了全新电动车平台,为什么要做电动车平台,就是因为相当大程度上是因为安全,当我们在做设计的时候,首先新的电动车平台在总体布置,也就整车架构上面与传统车不一样,传统车以人和发动机为核心设计的,新能源车而且中心点是人和电池,我们首先把电池这么一个产品跟人放在同样的水平上,同样的经营保护,这样我们得到一个全新不同的架构,其次,我们在设计中大量采用新材料、新工艺,通过新材料、新工艺的使用,我们发掘原来有一些设计和生产上不好用的东西在这里面得到解决。

        举一个例子车前部碰撞结构,通过挤压型材可以得到更好的力学结构,在这方面有一定的收获。另外电动车天生就是和智能车是朋友,电动化里面有大量的传感器,大量的信号可以得到精确的监控,和智能化连接会对将来整车安全带来极大的好处,可以做到随时监控、提前预判、大数据分析等等,当然刚才也提到了,当这些数据都在网上飞来飞去的时候,网络安全的成了电动车最关心的事情,当我们发掘我们自己可以很好监督控制新能源车的时候,黑客也可以做的很好,这将来必将成为安全性重大问题,所以把车做的更安全是我们永远要做下去一件大事情。

        赵福全:做新能源口号愿景更安全、更便捷、更环保,更安全,只要车存在,只要人坐在里面,我可以不关注环保,不关注节能,一定要注意安全。新能源车在这一点上没有什么区别,只要造新能源车日子是不是好过了,因为有了电池比发动机更难,发动机一开始不安全,但是比电动车安全得多,大家一定要知道,能源的供给油箱和反应器发动机是完全分开的,电池是油箱就在燃烧室里面,这是最大的差别,这是电池永远面对比发动机更难的安全挑战,想要产生动力了,瞬间放一点电就OK了,但是放电的过程当中就可能产生所有的问题,大家一定要知道这是最大的挑战。

        另外,传统发动机,所有干过车的人都知道,即使出了一点安全,进了一点水怎么样,顶多发动机量感断了,但是电池带来一系列问题,快充就是高电压的问题,成本的问题,最主要还是安全的问题,新能源远没有向大家想象安全问题解决了,多了一个更难得,而且这不是某一个企业的问题,是新技术带来新问题。下面有请王总谈一下这方面的感受。

        王东晨:从赵教授引子再到中间这么多位嘉宾观点,我感觉我们在座所有人好像对安全没有什么歧异,不论是主动安全还是被动安全。刚才也谈到,作为新能源企业,我们做的产品是传统车企一部分,传统车企业做内燃机,也做新能源车型,大家面对课题需要解决的问题也都是一样,赵教授谈到了电池,倪总谈到了高压,这是纯电动汽车和传统汽车相比,需要特殊在安全上解决的问题,一个电池包60度、70度,400公斤、500公斤,对于本身碰撞,被动安全就是一个新的课题。碰撞以后高压断线,一系列从电池模组开始,从热管理都需要解决一系列的问题。

        现在我认为作为所谓新能源的企业或者新势力造车,也不是洪水猛兽,也不是一无所知,大家面临的问题都是一样,主动安全今天上午各位嘉宾从各种技术路径再到解决方案都谈到了,这肯定是未来,肯定是我们的目标,之前主动安全只是集成在车上,车自己的事情,现在智能网联汽车更多需要解决V2V、V2X这些问题,真正理想完全实现了V2V、V2X也可能是零事故、零碰撞,但是那个太理想了。所有的东西都OK,突然爆胎了,这些问题你都没有办法避免,被动安全是最后一道线肯定要做。随着应用场景,技术还会有突破和创新,我们也非常期待。

        不论是传统内燃机还是纯电动,也包括未来,不论是轻燃料、燃料电池还是现在甲醇(蒸程)等等一系列要面对这个问题,需要整个骑车人、汽车行业一起去推动和解决。

        赵福全:掌声感谢王总,挺难的,因为这都讲了一圈了,最后还得要讲一点新东西,既是做了很好的总结,你们谈了一大堆,很多东西我都认同,但是实际上也没有什么新东西,把大家又给否定了一圈,实际上说什么,车造到今天再往前造,但是还是一个底盘,载着人安全东西很重要,新能源、传统车被动安全是最后底线和防线,轮胎180公里飞出去爆胎了,你说这个问题是主动安全问题还是被动安全问题,这个问题发生之后如何解决,保证不爆胎的轮胎,这个东西从产品一致性的角度,即使做到8个∑还是有问题,只是说概率多了一点而已,谈到了非常重要一点。另外传统车企既要做发动机,也要做新能源,反过来新创的车企主要在新能源上,但是也考虑到插电式混合动力也涉及到发动机的问题,安全可能是一个永恒的话题,王总做了很好的总结。

        我们谈了气囊的问题结构的问题,材料的问题,最后是系统集成的问题,现在讲了未来智能网联进来了,主动安全和被动安全边界不清晰了,作为新创企业,如何站在历史高度上,拿一点硬东西,你总结别人,你觉得别人讲的没有什么新东西,你分享一下新东西,我在安全上有新创意和新思路。

        王东晨:这个问题很有挑战性,作为爱驰汽车我们英文缩写就是AIVAYS,AI就是人工智能,我们从公司创立之日起就致力于打造新能源智能网联车,同时我们也提供一系列出行服务,既然存在安全性的问题,怎么解决安全的措施,包括赵教授刚才讲的,你再有汽车,你也是底盘四个轮子在地上跑,否则叫飞机了。无论从传感器、控制系统再到执行元件,所谓安全的措施,要实现安全措施传感器、控制器和执行器本身也要安全,也要有功能冗余,这就是追求安全必须做到,虽然我们是新创的企业,不论是传感器、执行器还是控制部分,我们也是和国际一流供应商、服务商合作,把我们的产品打造成为极致,同时我们也极力把智能网联发挥到极限,通过这样新创企业灵活的机制,去把我们智能网联功能打造更完整更完全,去支撑后续V2X发展。

        赵福全:大家掌声感谢,下面听一下丰田佐藤泉先生,丰田这种企业产品行销全世界,大家也谈到了主动和被动安全一些挑战,丰田一开始就是从人车路三位一体思考被动安全技术,就是在解决主动安全原来解决不了的问题,您觉得这么多年在中国市场上经营,中国市场在安全技术推进和法律制定方面,和日本市场和欧洲市场有哪些不同和差距,我们如何让中国老百姓开上更安全的车,这个话题给大家一点建议,掌声欢迎!

        佐藤泉:刚才给大家介绍了丰田从被动安全上有一个GOA的标准,目前这个标准在被动安全作为TNGA整个平台开发一部分整合在一起,在全球推行TNGA开发平台,从目前来说,对于丰田来说及对于全世界车辆上面都用这一平台,所以在法规和车辆本身上面,与欧洲和日本、中国的车来是没有太大区别的。主动安全方面确实存在差异,刚才也介绍了,我们都是基于实际交通情况进行车辆开发,中国交通环境从根本上来说确实是跟欧洲、日本、欧美日确实有差异的,中国的道路环境相对复杂一些,尤其是车与车,以及车与人之间的距离非常近,对于主动安全开发来说,这是一个挑战以及课题。举个例子来说,目前正在迅速普及AEB的技术,丰田充分考虑中国交通的特点,在制动、启动时间点上,是什么情况,什么时候开启制动,什么时候不需要,充分考虑到平衡基础上,制定适合中国交通环境AEB系统技术导入和推广,谢谢!

        赵福全:佐藤泉先生在丰田这么多年,在被动安全保护人大同小异,我们重视的程度是后起之秀在追赶,今天我们C-NCAP结果已经跟外资企业差不多了多少了,但是未来中国应用环境带给了所有全世界企业巨大挑战,但是中国人最懂中国车,可能中国本土企业能够充分利用好这一点,也是一个技术创新引领的机会。但是有一点,中国真的很难,反过来外资企业如果征服了中国市场你就有有机会征服世界,这一点在人车路一体化的时候,我觉得中国市场可能就要引领世界了。

        刚才他也讲了,所谓V2X,这个X既有V又有P,都是零距离的,中国有碰瓷,其他国家没有,也算交通事故还是怎么回事,挑战巨大,机会也巨大。

        下面听一下吴总,从采埃孚的角度谈一下安全约束系统,未来主动安全、被动安全完全不同了,这个时候约束到底怎么约束?如果不约束怎么办,因为车变成第三空间了,在里面人就简单用安全带捆绑起来,这肯定不行了,这个时候到底怎么展望呢。而且尤其有一个最重要一点,当自动驾驶进入到L4、L5的时候,人的感受变成很重要的一点,从采埃孚这种企业,你们主动安全技术很引领,怎么让驾乘者,已经没有驾者,只有乘者了,有一个很舒服的坐在房子里的感觉,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吴征:谢谢赵教授,这个话题是一个非常好的话题,我非常同意赵教授讲的,今后不应该再提主动安全、被动安全,应该提的融合安全的,所以我们采埃孚集团为此成立了专门事业部,这个事业部名字叫融合安全,这样的话,我们也希望通过这样一个形式把最优化的资源,包括一些技术能够真正实现一个融合化。又回到赵教授的问题,实际上比较重要一点,在我们做融合安全的时候,我们有一个很基本的理念,我们叫以人为本,所以我们研究所有的技术,这些安全性都是围绕人来的,针对不同自动驾驶级别,三级或者是四级,我们有针对性做一些调整,人的感知非常重要,约束系统需要在安全和感受两个方面去做一个很好的平衡,既要提供一个全方位的安全系统,同时又不能够影响到人的感受,因为你影响到人的感受,你的技术本身,市场对你的接受度差很多,人的使用率低很多,这个都是我们研究的方向。

        谈到将来约束系统,如果说我们的脑洞大开的话,像赵教授说的,人实际上不是驾驶者,仅仅是乘用者,这样的话,第一需要有一个探测系统,这个是我们在做的目前叫内饰摄像头,因为AEB有车外的摄像头,现在在研究车内摄像头,车内摄像头主要是为了探测所有乘员包括驾驶员他们的状态,他们一个位置,通过这些我来制定整个约束系统的策略,保护策略也好,或者说舒适度策略也好,通过这个来实现最终安全和舒适性的平衡。

        赵福全:实际不是脑洞打开,真正随着技术进步,尤其消费者要求越来越挑剔,而竞争越来越激烈,我们对未来畅想可以任性,你的产品没有卖点,抓不住客户的痛点,就是你的思路不够任性,这是面临未来产业发展大趋势,吴总谈到一点,什么是最优秀的司机,女朋友坐里面感觉不一样,如果急救送病人去医院又是一种打法,未来当人不开车的时候,完全交给车的时候,这个车如何通人性这就是未来AI最大的挑战,再伟大的AI是人来定义的,人来设计的,真挑战,人对AI的理解,更挑战人对驾驶员的理解,过去以人为主开发车,未来是以车为主开发车,人得要改变,赵老师不做赵总也在思考这些问题,每天在上下求索,沈总刚才谈到了这么多年做被动,实际上就是做主动未来主动和被动融合在一起的时候,就是融合安全,这就是新安全,这个时候沈总我们自己不能拥有一切,过去买了奥托立夫气囊,买了这个地方自动驾驶我们组合,叫系统集成安全,我们买来某一个企业高强度钢,用工艺和结构解决差异化,您回答一下,作为汽车行业老兵展望未来,在很多都是买来的时候,未来主动和被动融合在一起的时候,汽车安全的个性化、差异化如何让消费者买你这个安全单,用脚投票花钱买你的产品。如果回答不上来,可以考虑换工作了。

        沈海东:这个问题直接影响我职业后半阶段压力还是蛮大的,首先不管是以前也好现在也好,其实一个汽车产品安全不安全,就是像赵老师说的消费者用脚投票来证明它的,实际你这个车做的再安全,没有销量,你这个安全只是实验室的安全,并不是能够产生真正社会道路交通安全的意义。

        我们一定要把这个车做的又安全、又能够吸引消费者,能够让它买和使用安全车辆,甚至安全车上一些产品一些特征它能够正常使用,刚才我在下面还在跟(孙振东)讨论,现在有些车配备了AEB的功能,但是AEB的功能很容易关掉,下一次启动的时候默认上一次的状态,是关的状态,这个车我不太相信,有人上一次对于AEB不太满意关掉,第二天早上启动的时候再打开主动做这个事情。比如说北京、天津、上海大城市交通很拥堵自情况,AEB刹车刹车烦了,把AEB功能关掉,从ON到OFF,没有人主动从OFF到ON,厂家给消费者提供车辆,默认状态是OFF,证明AEB你装了,花钱买了,永远用不到它,真正事故发生了后悔再ON来不及了。一个主动安全的产品有很好的性能,为什么让消费者感觉到AEB的ON很不舒服,反复刹车,对主动安全技术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厂家要从更高社会安全的角度对主动安全做一些很有利于社会安全实际的定义。

        这两方面结合以后,时间长了以后,消费者就会来接受这样AEB的产品,接受主动安全的未来。被动安全最典型安全带的使用很多人觉得不太舒服,这个通过类似于C-NCAP面向老百姓普及教育,应用法律法规强制大家使用这个东西,另外一方面安全带的舒适性做的更好一点,点位布置使佩戴更方便一些,有利于推动被动安全实际使用。我的安全我们要做法规C-NCAP做到很好的安全等级,真正提供给消费者的产品一定要能够满足社会上实际交通安全的状况,不是为了做C-NCAP5星开发安全的车,我们应该做老百姓接受的,用脚买单买到安全产品、安全开发的理念。

        赵福全:谢谢沈总,你在泛亚继续干没有问题。事实上我认为沈总说了很重要一点,消费者得买单,不买单没有用,不解决市场的问题,这就是创新和研究最大的区别,研究是花钱买知识,但是创新得用知识变现得挣钱,做企业如此,首先知道消费者痛点,懂消费者,最终建立和消费者信赖关系,技术N多个,选项更多,但是真正挑战在座各位你得懂它,这个懂它绝对不是搏眼球,走进它的心灵世界,让他感觉到你就是我的伙伴,这就是未来汽车最大的挑战。

        最后一个问题交给伟大倪总,你总结吧,你是奇瑞新能源汽车的工程研究院院长,刚才说你得懂客户,新能源简单做电池电机肯定不够,还得做智能网联,你作为等于传统车企诞生新兴造车的技术领军人,你怎么样懂客户,建立友谊关系,沈总说我是传统的不懂也可以,人家都那么懂了,你怎么展示呢?

        倪绍勇:刚才赵老师说了产业发展到今天这个点上,创新可能是比较要做的一件事,在安全方面新能源汽车行业面临更大的创新需求,懂不懂客户,我不能自己评价,奇瑞新能源在过去几年里面我们尝试了一次创新,我们尝试了刚才提到轻量化、全新新能源产品平台,基于这个平台产生的产品是我们现在在市场上销售小蚂蚁,这台车在上个月应该是纯电动车的国内销量单车应该是第二,持续一直排名还可以,这个全新的材料、工艺和布置、结构,这样一个产品从表现上来讲,它对刚才提到新能源安全相干的几个痛点,像电池的保护,像基本的被动安全、结构强度等等,这方面看起来达到了一定的水平,也得到了用户的认同,但是接下来是不是这样可以?我想对于我们来说发展创新这个动力是永远不断的,在奇瑞新能源接下来技术规划中,我们下一步要做的是超轻、智能、全新、新能源产品平台,加了三个关健词,一个是超轻、一个是智能,一个是专用平台,因为刚才我已经提到了,基于当前新能源特点,不产生专用平台,将会面临极大的痛苦,所以采用专用平台希望它持续不断有生命力。

        我们现在已经在用铝材了,已经是一个轻量化平台,为什么提到超轻呢?因为我们发现所有的东西不是最终的选择,铝材也有不足的地方,接下来在下一代产品当中,铝材和镁合金、超高强钢、铝碳、复合都是我们探索的对象,希望通过多专业和技术的融合,达到更好技术特点。

        同时最后不得不讲是智能化,就像大家谈最传统主动和被动这些工作之外,大家无一例外都提到了将来,畅想将来,在我们可以想象到的将来,汽车必然是一个搭载着人类最多智能化的工具,让大家的生活和驾驶出行的方式跟现在完全不同,所以赵老师刚才说到,不再有驾驶,可能只有乘坐,这件事情未必不可能,事实上在我们看来在将来为什么要提智能化,我们也认为将来这是最后一种汽车存在的形态,作为一个植根于传统汽车,但是又走在新能源前线的企业,我想奇瑞新能源公司在吃螃蟹,在第一个吃螃蟹,我们希望在晚一些的时候,可以告诉大家,螃蟹可以吃,没有毒,而且还比较好吃,谢谢大家!

        赵福全:谢谢倪总。总结蛮难的,挑战巨大,但是倪总讲了,未来机会很大挑战也不小,我们得敢于勇于创新,而且敢于超前思考,把现有的东西继承好。时间过的很快,50分钟,我们稍微超了一点点,主办方费了很多的心思请到5位非常有代表性的嘉宾,既有传统企业,也有传统诞生新企业,也有全新的企业,既有零部件更有整车厂,既有国内企业和国外企业,通过50分钟交流远远不够,但是交流道一定程度最终还是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有一点达成共识,不要认为未来的技术充满了诱惑我们否定了永远主题,安全是第一要务,造最安全、最节能、最环保的车,无论是传统车还是新能源车,这都是主旋律战略的方向,最终靠技术创新和产业之间的合作,传统车企和新的技术公司合作,既要看国内的企业市场,更要看国外市场,所谓未来融合绝对不是简单技术融合,也绝对不是简单企业之间的融合,更是世界的个共同的合作,同时又很重要一点,我们法规如何在这里面起到巨大的作用,同时我们有了好的技术如何让消费者认同,沈总说,你做了这么多建立了信赖,这个信赖来自于哪呢?我们做C-NCAP安全行,包括这种论坛都是很好产生共鸣建立信赖的关系,安全不用担心,主动、被动安全永远都是融合的,曾经是融合的,未来是大融合。未来不要过分分我是做主动安全,你是做被动安全,实际这个东西就把自己无形中边缘化了,在座各位利用这个平台做被动安全更要往主动安全融合一些,做主动安全也要知道被动安全永远是黄线和底线及有很多东西只有主被动融为一体了,你才能造出安全的车,但是安全的车永远让消费者信赖,还有产品一致性的问题,产品一致性是最大的安全,未来智能网联机会很多,新一轮科技革命、大数据、云计算带给我们机会很大,但是数据安全远远不是我们零部件所谓冗余的问题。

        这些东西我认为给我们所有工程师,也给中国汽车技术中心引领行业发展制定标准的机构带来了机会和挑战,希望利用这个平台大家已经说了,做主动安全说被动安全很重要,做整车说零部件很重要,我们一定要融合,你还担心什么,担心是因为你这块没有做好,大家做好一定有进步,中国自主汽车产业品牌有了很大的崛起,整车厂零部件进步了,未来能不能占领制高点,不要怀疑安全重要性,消费者用心投票麻烦了,用脚投票我就买你的车,没有什么想的,这就是品牌的信赖,安全是品牌最大的核心,不用担心你的工作,担心如何做的更好,未来安全永远是主旋律,谢谢各位专家和大家!我完成任务了。

     


    【下载】

     
     上一篇:赵福全院长主持“2018中国汽车人才高峰论坛”圆桌互动:打造人才健康发展新环境
     下一篇:刘宗巍副教授当选“90后超爱十佳车型评选”评委会主席并出席活动发布会
     
    清华大学(汽车系)汽车产业与技术战略研究院版权所有 Copyright @ TASRI · 2015 ·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备08004127号
  • TASRI微信二维码
  • TASRI_qrcode.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