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版 | English
  • 观点集锦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观点集锦
    赵福全:《探索汽车强国路》之院长心声——产业政策篇


    本文原载于2017年4月出版的《探索汽车强国路》一书


    产业管理

    不可否认的是在过去20年中,两版产业政策为中国汽车产业发展到今天立下了汗马功劳。但时过境迁,随着社会的进步和产业的发展,有些内容已经不合适了。现在我们应该更多地让市场起到主导作用。政府应该弱化原来行政上的干预。而对于影响国家未来命运的关键要素,比如说创新机制、新能源汽车等,国家仍应通过一些产业引导政策来有效推动,包括一些利税、科研激励等方面的引导,以确保重点发展。

    汽车产业非常复杂,涉及人才、资金、技术和相关产业等各方各面,我们应该有足够的耐心,踏踏实实地做事。国家如此,企业也如此。企业家要有胸怀,要有长远的战略眼光,矢志不渝努力把企业做好。国家也要从体制、机制上创造更灵活的条件。我们整个产业则要把资金、人才和技术创新真正用好。果能如此,中国汽车产业没有理由做不好。我们需要而且一定能诞生世界级的汽车强企。做强汽车产业绝对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但是我们要有这种信心。

    总体来说,虽然要面对很多挑战,但同时中国汽车产业也有很多的机会。最核心的是,我们要尽快把政府、产业和企业之间的分工研究界定清楚。政府要做好宏观战略的制定,企业要培养自己在市场竞争的真正实力。这样汽车产业才能够健康地发展、加快做强。


    多头管理

    中国汽车产业虽大不强,和产业发展时间短、自主品牌培育时间不够有关,同时也和我们的产业管理有很大关系。目前汽车产业处于“九龙治水”的多头管理之下,相关部门只关注在自己负责的范畴内如何把汽车管好,而没有一个部门或机构能够牵头研究和领导如何做强汽车产业。

    “九龙治水”是很多原因造成的,其中最大的原因就是多部门之间缺乏有效协调,这也造成了有关汽车产业的政策要有效落地非常困难。更重要的是国家有了法律后,各个部委能不能真正依法办事?期待十八届三中全会中央提出依法治国之后,汽车这样复杂的产业能够早日出台《车辆法》,明确各个部门的职责职能,确定国家、产业与企业之间的有效分工,这样“九龙治水”的问题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得到解决。

    尽管如此,汽车是极其复杂的产业,几乎涉及到国民经济和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所以也不可能只由一个部委一管到底。尤其是未来在新一轮科技革命影响下,智能网联汽车以及汽车智能制造的发展更会涉及到信息产业、交通产业和城市建设等领域,因此,既要对这个产业有详细的了解,又要站在国家高度来看全局。建议成立一个有权领导、协调各部委的汽车产业领导小组,这个小组以做强汽车产业为根本目的,清晰定义各个部门之间的分工和职责,严抓大家的协调和落实,清清楚楚地考核和激励各个部门,该管的一定要管好,不该管的就不要管,这样汽车强国战略才能更加系统一致并早日得到实现。


    股比放开

    关于汽车产业进一步放开的问题,从贸易自由的经济角度讲是应该全面放开,但是放开应该以国家利益、民族利益、产业利益作为先决条件。如果离开这些先决条件讲放开就会得不偿失,我们就会偏离放开的目的。我们要在一些产业,一些关键领域,抢占战略制高点,而汽车正是制造业的龙头、载体、抓手。汽车产业放开的目的绝不是简简单单满足消费者有车开的需求,那样的话全面放开让外国企业来造车也没问题。但如果汽车产业不能做强,中国制造业想做强、想转型升级就会变成无本之木。因为汽车强国和制造强国是息息相关的,所有汽车强国都是制造强国,而制造强国也大都是汽车强国。如果不以汽车产业做强为目的来谈放开,我们就等于是放弃了制造业做强的基础,“中国制造2025”的提出也就失去了最根本的意义。

    延迟对外资放开的时间,加快对内资的放开,有利于产业内部的良性循环和健康发展。因此,汽车产业的放开理应先内后外。当然,我们对内放开的标准必须以促进形成真正的竞争力作为前提条件,否则先对内放开也就和不放开没有区别了。我们既不能提出一个根本达不到的标准,也不能为了将就本土企业而把标准无限降低。这必须是一个技术能力、成本接受度以及未来长远目标综合平衡的指标。


    准入管理

    总理提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核心就是要破除一切束缚发展的体制机制障碍,推动国人的创业与创新。实际上,像互联网造车这种跨界行为,也是在响应国家的号召,实实在在地参与创新、寻求突破。国家理应为其创造适宜的条件,否则创新就会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土壤。像资质问题,又和品牌问题联系在一起,而品牌是企业文化的象征和传承。在这方面,建议国家给新入跨界企业“开绿灯”,尽早放行。


    低速电动车

    日本时速60公里以下的电动车,有的连玻璃都没有装,而且比电动自行车或者电动摩托车安全得多。如果说日本和欧洲都能接受这样的电动车,我们为什么接受不了?

    政府各个部门应该站在更高的高度,从改革开放成果共享的角度,也从满足收入相对较低的国民群体更便利、更有尊严、更有档次的出行需求的角度,尽快对低速电动车给出一个明确的说法。如果现在的低速电动车标准不够高,我们可以适当地提高标准。否则消费者有这种需求,我们熟视无睹,长期下去,对于消费者来说是不负责任,对于整个汽车社会的健康发展也是不负责任的,因为出行代表着一个国家和一个民族进步的程度。

    因此,既要尊重消费者需求和改革成果分享,又要考虑到国家能源战略,以及未来技术发展的可持续性。既不能对低成本电动车的庞大市场需求熟视无睹,又应该适当提高标准,以利于长期健康发展,并为新能源汽车产业助力。


    限行限购

    13亿国民都要实现中国梦,而对于很多人来说,中国梦的一部分就是汽车梦。老百姓有钱了,想购车改善生活,这是无可厚非的,所以限购是不合理的。从国家到地方,政府理应更有作为,采取更有效的措施,解决交通拥堵和停车困难的问题,系统地改变城市交通状况,而不是简单的限购,从而确保汽车产业的健康发展。

    当然,汽车产业是一个系统工程,不是本身想发展就可以,而是需要能源、环境、交通等多方面要素与其相匹配,一起协调发展,这样整个汽车产业才能可持续地健康发展。


    【下载】

     
     上一篇:赵福全:《探索汽车强国路》之院长心声——国家战略篇
     下一篇:赵福全主持巅峰对话:汽车产业到底怎么“登顶”?
     
    清华大学(汽车系)汽车产业与技术战略研究院版权所有 Copyright @ TASRI · 2015 ·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备08004127号
  • TASRI微信二维码
  • TASRI_qrcode.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