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版 | English
  • 观点集锦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观点集锦
    赵福全:产业决策者不应偏信某种技术的宣传


    本文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3-08-15


    这一次,赵福全是笑着离开的。带着吉利汽车掌门人李书福的祝福,赵博士找到了新的归宿——清华大学汽车产业与技术战略研究院。不久前,身为院长的他还发布了招聘启事,希望有志同道合者与他携手,对中国汽车发展战略、汽车技术路线以及解决中国进入汽车社会相关问题等方面进行研究。一向给人大气印象的他并不贪婪,写明只要三个名额,与当年领导900余人的吉利汽车研究院相比,规模似乎小了一点,但打算踏踏实实做研究的赵福全,却是奔着更大的目标去的。

        有人说,离开企业搞学术是第一代汽车海归的宿命。在赵福全之前,从奇瑞汽车工程研究院院长职位离职的许敏,就曾进入上海交通大学任教。当年许敏的离开颇有些悲壮,回归学术的他几年来已被业界淡忘。相比之下,赵福全是被“欢送”着离开吉利的,李书福不仅肯定了赵福全的研发能力,还将吉利汽车安全和品质的上升归功于他。

        “赵福全来吉利之前,吉利在安全研发能力上停留在两星水平,但是现在,吉利汽车研究院已经能够保证每开发一款车,都确保四星安全标准,争取五星甚至超五星安全标准。”不得不说,李书福的高评价为赵福全走向学术领域开启了更便捷的通道,而赵福全进入清华大学开展汽车产业战略制定研究,也能为吉利这样的自主品牌谋取更大的福利。

        在不久前举办的吉孚技术研讨会上,赵福全为自主品牌说了不少好话,这是他从华晨到吉利亲身经历十数年自主事业的感触。对于曾经的两位老东家,他怀着敬意,与此同时,他也十分清楚自主品牌遭遇了哪些发展瓶颈。

        根据赵福全对汽车强国的评价方法,可以得出世界上主要国家的汽车产业实力排名。以市场份额、品牌价值、产品竞争力、核心技术掌控力、生产能力、供应链能力、销售及服务能力、基础工业水平和人才水平9大指标来评价,德日美以96分、94分和93分的成绩名列前三,而中国则以40分不及格的成绩名列倒数第二,仅高于39分汽车产业基本退出的英国。

        在他看来,对汽车市场预测的不准确、政策导向的不明确,制约了汽车产业的进步。“如果十年前就按照2000万辆的规模来规划发展汽车产业,今天结果一定大不一样。与其他交通机械相比,汽车更强调大批量生产,产品一致性至关重要,造出一辆或者几辆好的样车没有太大意义。”

        具体来说,自主品牌面临着几个问题:一是能源安全,58%的油靠进口,油价很敏感。二是排放法规的急剧升级,2015年要求百公里6.9升油耗,2020年可能要求百公里5升油耗;新的欧6标准也许不再参考欧洲法规,而参考更严苛的美国法规,这对大多数企业都是挑战。三是愈加挑剔的消费者,全世界的汽车制造商都在中国卖车,消费者的选择极多。

        他认为,应系统地看待能源问题,企业应注重节流,专注传统动力的提升,而国家及研发机构应注重开源,比如新能源技术。其理由是,在传统动力上,内燃机仍旧可以使用30~40年,替代燃料的涌现和经济规模的提升可延长传统发动机的寿命。因此,本土企业在技术含量和生产水平上还有15%的上升空间,才能与国外的竞争对手持平;加入可变的电控技术和其他技术的优化,还可再有15%的上升空间。

        赵福全说:“未来技术选择就是不能忽略任何节能技术,节流并不会因为开源而失去作用。传统车的技术都很重要,比如车身轻量化、节油轮胎、智能空调、电动助力转向,10%的节能效果就是100个0.1%的节能技术实现的。产业决策者要思考消费者花多少钱能买来油耗的改善,而不是偏信于某种技术的宣传。”

        中国把插电式混合动力和纯电动作为新能源,而制约新能源向前发展的耐久问题、成本问题都没解决。在赵福全看来,未来20~30年,新能源不能替代传统动力能源,单一原料的传统动力发展了120年之久,新能源也不可能一蹴而就。“新能源如果能做到3%的份额,即是了不起的产业化。但在多能源共存的时代,传统发动机仍然占据主要地位,节能技术将是未来很多企业立足的基础。”


    【下载】

     
     上一篇:刘宗巍:“跨界”造车要在技术研发和专利布局方面有效合作、充分共享
     下一篇:刘宗巍:凸显区域特色利好汽车业升级发展
     
    清华大学(汽车系)汽车产业与技术战略研究院版权所有 Copyright @ TASRI · 2015 ·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备08004127号
  • TASRI微信二维码
  • TASRI_qrcode.jpg